開始讀《靈性歧路》

最近開始讀《靈性歧路》,比較為人所知的譯名是「靈性逃避」,其實書裡也大多稱為靈性逃避。因為在某個 Podcast 聽到有這本書,覺得自己也有可能遇到同樣的問題,所以想了解一下。簡單來說,靈性逃避就是躲到靈修的概念裡面,而不去面對、處理自己心理層面實際存在的問題與成長需求。例如感覺到自己有負面情緒的時候,就告訴自己「都是小我在作祟,我要超越自己的小我」,就這樣用看似清高的態度,迴避了自己因為某種情況而產生負面情緒的模式,卻沒有真正深入處理問題模式本身。

我不確定自己什麼時候可能有過這樣的行為,但像我這樣很自然就會接觸到身心靈資訊甚至邪教的人,是應該提防一下。其實我也經常告訴自己要用比較實際的角度看待事情(我本身是有實際的一面,但比靈性的傾向弱一些),我的工作也讓我的思考模式變得更腳踏實地,或許無形中也減少了「靈性逃避」的風險吧。

facebook原文

為了腳踏實地活下去而寫

最近讀了《書く習慣》(「書寫的習慣」,いしかわゆき著)這本書,內容主要有兩個主軸:1) 不需要特別的技巧,也能讓自己的寫作有魅力,例如誠實表現出自己的想法與感情,以及對讀者親近的姿態等等;2) 書寫本身就是一件值得持續做的事,例如作者因為自己寫的部落格而成為專業撰稿人,也在私人的寫作中梳理了生活中遇到的問題,日後遇到類似的情況,還能從自己過去的經驗獲得安慰與鼓勵。

Read more

82年生的金智英

讀完《82年生的金智英》這本書,我想我大概可以了解男人不喜歡這本書的原因(前提是真的讀過):內容就是女人在社會上生活,有哪些辛苦的地方,而男人通常幫不上忙,就算金智英的丈夫已經算是比較體貼了,有時候也讓女主角覺得龜縮、不會挺身幫她說話,要生小孩的時候說「我會幫忙」也感覺像在說風涼話。我想這本書應該是女人都能代入自己、感到認同的內容,但男人看了卻會找不到自己的存在意義,不知道該怎麼辦(有一部分也是因為對於男性角色的刻畫非常輕描淡寫)。女性面對的問題有一大部分是社會性的,書裡也有一些部分是說女性如何爭取到小小的進步,但要達到非常理想的狀態,也不是一時一刻、靠一個人就能改變的。丈夫能為她做的,也就只有帶她去看精神科。如果男人看這本書,作者會期待他們作出什麼努力呢?或許是再多體諒女人一點吧?作者或許是希望先提升社會意識,這樣才有解決問題的基礎吧。

facebook原文

新聞讓人感覺世界越來越糟

Pinker 的《Enlightenment Now》(意思比較像是「今日的啟蒙運動發展成果」,但這樣的書名應該很難賣)這本書,雖然內容偏硬,但還是有讓我想分享的內容。這裡有不少篇幅在說,接收新聞報導,會讓人覺得世界越來越糟糕:「不管世界是不是真的越來越糟,新聞的本質會和認知的本質交互作用,讓我們認為世界在變糟。我們從來不會看到記者對攝影機說:『記者正在沒有爆發戰爭的國家現場報導』——或者沒有被轟炸的城市,或沒有被掃射的學校。只要壞事沒有從地球表面消失,就一定會有足以填滿新聞的事件,尤其在數十億支智慧型手機將世界上大部分的人口變成犯罪記者和戰地記者的時候。」

Read more

開始讀 Steven Pinker 的《Enlightenment Now》

在我讀的語言學研究所,所有研究基本上都建立在「人類有一些共通的內建語言機制」這個前提上,這一派的教主 Noam Chomsky 沒人不曉得,但我對於也有類似論點、寫了《語言本能》(中文版是頗具爭議性的洪蘭翻譯的)的 Steven Pinker 就不太了解了,書也沒看過。最近忽然想到他,結果卻買了他試圖證明世界是越來越進步,而不是越來越無可救藥的新書,因為我還是想對未來有希望。

話說回我研究所的時候,其實我的論文是要看相反陣營的學說(不需要太多天賦的語言心理結構,也能學會語言)能不能成立,還好最後的結果是不行,沒有背叛我們的研究基調。但我本來真的是想叛逆一下的,因為我當時已經沒有太大的興趣做所上的研究了。

facebook原文

和「Phases」系列詩作一起成長的2018年

過去一年,要從我讀的書說起:我發現每本書都是一個故事(就算那其實是一本勵志書)。或者從實用的角度來說,是一個你可以安裝到大腦的程式,有時候又是為了特定目的而召喚的咒語。

去年底~今年初那陣子,我在看一些非常正面心理的書:《刻意練習》、《心態致勝》、《斜槓青年》之類的。以前我通常不會想看這些,但我忽然看了,而且也實踐了書裡的一些東西,發現真的很有用:當你相信自己是可以進步的,而且真正了解自己的運作情況、擬定合理的計畫和目標,再用足夠強度的練習去推進自己,就真的會進步。至少,我今年的韓語聽力訓練成功了。而且每次達到一個小小的目標,回饋在我身上的滿足感都是非常強烈的。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