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óisín Murphy – Let Me Know

最近她在 YouTube 頻道放了舊專輯「Overpowered」重新出土的幾支 MV,當時雖然已經有點搞怪了,但還不是以後更徹底的女神經病路線。這首歌是我喜歡的 house 曲風,本來是很輕鬆愉快的,但配上她在餐廳旁若無人也沒人鳥她的熱舞,好像就隱約帶著一點煩躁的感覺。現在接受了太多刺激、覺得緊張浮躁的時候,就會想到這首歌。

facebook原文

山口美央子《トキサカシマ》:失望的初聽感想

山口美央子睽違35年的新專輯,相當符合時代地在Spotify上架,但我聽了一遍,覺得聲音的質感終究是沒跟上時代的。如果放在20年前,或許還會覺得很超前吧,但那些太過熟悉,甚至感覺陳腐而已經很少人用的罐頭音色,一直讓我出戲。或許這張專輯有個很奇幻的世界觀,但不夠現代的音效總把我的注意力拉回產生這些聲音的機器本身。要是直接用鋼琴演奏呈現,可能還會比現在的樣子更真摯一些。

plurk原文

minus(-) – O

今年買的第2張專輯。從暗色調、無機質的電子音樂,到已經過世的森岡賢喜歡的synthpop、rave、現代EDM構成的華麗舞曲,像放煙火一樣,到最後充滿死亡氣息的「B612」又沉寂下來。「O」沒什麼特別的意思,但作為藤井麻輝和森岡賢二人組形式的最後一張專輯,死者僅存的聲音材料被修改、包裝到接近完善的非人境界,也算是留下了一個完美的空洞。

藤井說,即使只剩一個人,他也會把這個以舞曲為導向的project繼續下去(雖然他本人不是很愛這個類型)。他總說自己跟森岡就是合不來,也沒想過為他感到難過或者特別紀念他。不過,即使是一段將近20年的孽緣,也留下了這個代表兩人交會的象徵、共同前進的指標。即使其中一個人死了,但只要在這個「團體」裡,還是能繼續發揮對另一個人的影響力。這是最近讀Murray Stein的書時產生的想法。

facebook原文

Years & Years 《Communion》:流行舞曲的真情告白

曾經有一段時間,我對流行舞曲棄之如敝屣,覺得不過是些膚淺、沒感情的「音樂工業」製品。但是,聽了Years & Years的音樂之後,我有了不同的想法。依照流行標準打造的音樂,固然少了幾分獨特的個性,但它不見得是缺乏生氣的。只要能讓人感受到歌者的靈魂,那麼就算是到處都有的曲風,也能顯得明豔動人。

Read more

沒有意義的美學:tofubeats「No.1 feat. G.RINA」

最近常常看這支MV,它很妙的地方在於,裡面有很多重複出現的符號,而且看起來很有系統,但幾乎沒有意義上的脈絡可尋。它的畫質非常好,構圖符合美學標準,只是完全用日常生活中的物件構成,畫面的美感也跟物件原本的功能沒什麼關係。

有時候覺得,生活即使一點意義也沒有,也可以看起來很有系統、很有美感,這樣的生活讓我隱約感到害怕。

Fantastic Plastic Machine – FPM

日本電音製作人FPM(Fantastic Plastic Machine)推出上一張專輯《imaginations》後,投入了UNIQLOCKUNIQLO CALENDAR、LV與 SUPERFLAT合作的第二支短片〈SUPERFLAT FIRST LOVE〉等廣告配樂工作,還和大澤伸一、☆Taku Takahashi合組了「ravex」,工作可謂多采多姿。去年12月,他終於推出最新的原創專輯《FPM》。(台壓版遲至今年5月才發行。)距離上一張專輯將近4年,這張專輯明顯向鮮艷的電子音效和不規則跳動的旋律線靠攏,似乎宣告活潑的FPM新風格已經確立。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