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禮拜到日本看了LEO今井的演唱會

難波ベアーズ

▲live house「難波BEARS」入口

我不是很熱衷於看演唱會的人。不過,上禮拜我特別飛往大阪,看LEO今井(Leo Imai)的演唱會。這一系列演唱會是配合新專輯「MADE FROM NOTHING」舉辦的,分為「一人篇」和「樂團篇」。「一人篇」是和台灣的洪申豪共同演出的拼盤演唱會,以自彈自唱的方式表演。「樂團篇」則請到參與專輯製作的樂手,以樂團形式重現新專輯的歌曲。

之前去京都的時候,時間和「一人篇」的京都場很近。在twitter說自己要去京都之後,有歌迷問我,是為了看演唱會嗎?很可惜,去京都的日期是在演唱會訊息公布之前決定的,而且為了配合其他同行的人,沒辦法隨意更改行程。但經過他這麼一說,我才開始覺得很可惜。既然Leo Imai是我目前感覺最有共鳴的歌手,還寫了好幾篇關於他的文章(FIX NEON專輯介紹個人簡介與向井秀德合作的KIMONOS介紹),如果不參加一場演唱會,還有資格自稱為歌迷嗎?

雖然一開始只有「一人篇」的演唱會消息,但從名稱特別標明「一人」來看,我認為一定會有樂團形式的表演場次,那也是新專輯在我心目中最理想的表演形式。果然,在前往京都的前夕,官方網站公布了「樂團篇」的訊息。我在旅行途中買了門票,回國後安排了航班和住宿,最後終於能到場親眼目睹本人,也見到了一些在網路上交流的歌迷朋友。大阪的場地非常小,只能容納約100人,我想一般人應該不會特地出國看規模這麼小的演唱會吧?但因為場地小,舞台也低,反而比其他場地更有親密感。

▲「難波BEARS」內部全景(可用滑鼠拖曳瀏覽)。創立於1987年,是歷史悠久的live house。

這次演唱會最特別的地方,就是完全以重現新專輯的內容為目標,甚至曲目也和專輯順序完全一樣(除了中間穿插了一些以前的歌,還有其中一首歌改為remix版以外)。雖然專輯和演唱會都需要有起承轉合的安排,但我幾乎沒聽說過完全照專輯曲順表演的演唱會。我想,這代表他對新作品有絕對的自信,想要再一次向觀眾傳達他的理念。

LEO今井「MADE FROM NOTHING」Tour バンド編
band member: LEO今井 (Vo, Gt, Kb), 岡村夏彦 (Gt), シゲクニ (Ba, Vo), 白根賢一 (Dr)

1. Tabula Rasa
2. Omen Man
3. Furaibo
4. Tundra Ghost Funk
5. CCTV
6. Doombox (Shonen Knife Remix) guest: なおこ (from 少年ナイフ; Vo, Gt)
7. My Black Genes(前半)~8. Metro
9. Venom
10. Pulse
11. Taxi
12. Connector~13. My Black Genes(後半)
14. Ame Zanza
15. Kaeru St.
16. Akare / Prism
17. Made From Nothing
18. Too Bad / Kubi
En. Tokyo Lights
——紅字為《MADE FROM NOTHING》曲目

這次非常幸運,雖然在便利商店買到的票是27號,而且還要讓直接向BEARS預約的人先進場,我還是得到了第一排左邊的位置,離LEO應該只有一公尺的距離吧!這個位置也可以把bass手シゲクニ看得很清楚(雖然其他人也非常近)。雖然シゲクニ總是愛開玩笑,有點不正經的樣子,兩條腿一直在台上扭來扭去的,但他彈奏的bass實在很細膩,也難怪LEO總介紹他是「變態bass手」了。在這個距離,明星(雖然不紅)不再遙不可及,而是實實在在的肉體。LEO的身高和我差不多,站在非常低的舞台上,伸手就可以觸摸到,完全沒有高高在上的感覺。現在回想起來,還是很不可思議。

▲在開演之前,和我站在一起的歌迷朋友拍了舞台的樣子,非常感謝他讓我使用這張照片。他說自己拍得不好,我當時則是覺得太暗了,不可能拍得好,所以沒有拍。現在看著這張照片,雖然很暗,但還是讓我想起了當時的情景。果然還是有拍比較好吧。從圖片可以看得出來,舞台真的非常小,LEO彈的鍵盤和吉他後面就是鼓,再往左邊一點點就是bass手站的地方,右邊沒有照到的另一側是吉他手岡村夏彥的位置。

我在看演唱會之前,為了保留一點驚喜感,沒有先看東京場的曲目。不過,用專輯的第一首歌「Tabula Rasa」開場,這也毫不意外。第一句歌詞「Nothing… I’ve got nothing in my hands」正是他一切歸零、重新開始的最佳寫照。之後的曲子,也按照專輯的編曲,展現完全不同於以往的另類搖滾風格。

到了第6首歌「Doombox」,跟東京場一樣,用了女子搖滾團體「少年ナイフ」的remix版。不同之處在於,大阪場找來了「少年ナイフ」的主唱なおこ共同演出。這首歌的原版是jungle舞曲風格,remix版把速度放慢,轉為厚重的搖滾風格,還加上了なおこ彷彿鬼魂一般如影隨形的合唱。跟原版比起來,這個版本更突顯出不由自主融入音樂的鬼魅感。LEO介紹她出場的時候,除了說她們是傳奇的樂團以外(她們80年代時在海外發展,受到海外聽眾歡迎,還曾經成為Nirvana巡演的開場樂團),也說自己沒有特別要求做成什麼曲風,最後呈現出70年代的感覺,非常令人滿意。他也特別要求觀眾在表演時一起比出惡魔角手勢。頗好此道的他(他在twitter上的所在地寫著「東京地獄」),應該很高興終於有一首歌可以盡情發揮了吧。

演唱會前半場,觀眾的反應似乎略嫌冷淡。到了帶點舞曲感的第7首歌「My Black Genes」,中途節奏暫停的時候,忽然出現了早期歌曲「Metro」的前奏,引起觀眾一陣驚呼。由向井秀德製作的這首歌,攻擊性強的電吉他旋律令人印象深刻,整首歌充滿了速度感。這次演唱會的編曲,反映了他音樂風格的轉向,質地變得更紮實、厚重。所以接下來選擇強調搖滾風格的「Venom」、「Pulse」也就毫不意外了。這個部分最後以快節奏的「Taxi」和搖滾版的「Connector」收尾,又意外地回到「My Black Genes」中途停止的地方,完成整個回顧段落。一連串high歌下來,全場氣氛變得很高昂,特地從東京遠赴大阪看演唱會的歌迷,也覺得大阪場的表演狀況更好,觀眾似乎也比東京更加熱情。

接下來的曲目繼續照專輯順序進行,到了「Akare / Prism」這首歌(或許應該說是兩首歌合成一首歌),LEO背起木吉他,表演彷彿在吟唱咒語一般,兼具民謠風格與原始感的前半段(Akare);到了後半段(Prism),曲風轉為電子搖滾,彷彿是要破除前半段的神祕感,展現極大的反差。雖然CD聽起來也很震撼,但臨場表演的緊張感和音響效果還是略勝一籌。

我本來一直很擔心自己聽得太感動,會忍不住掉眼淚(聽CD的時候已經不知道哭過幾次了),尤其是最後的「Too Bad / Kubi」(一樣是兩個部分組成一首歌),明明是鼓勵人找回失去的愛情,相當正面積極的歌曲,但歌曲的旋律總會刺激我的淚腺。雖然在現場也有點想掉眼淚,但還是忍下來了,反而是我的日本朋友在抒情的「Made From Nothing」流了一點眼淚。現在想起來,感覺還蠻可惜的,應該把眼淚留到演唱會的時候流才對(笑)。演唱會結束的部分也和CD一樣,用許多正弦波組成的詭異音效收尾,團員也在音樂播放時靜靜離場。

雖然說是結束,但安可還是少不了的。「一人篇」的時候,他和洪申豪合唱「Tokyo Lights」(KIMONOS改編版)作為結尾,「樂團篇」一樣選擇了這首歌,其實毫不意外。這首改編過的「Tokyo Lights」是他生涯中很大的轉捩點,原本憂鬱十足的曲風,經過向井秀德的修改,變得富有爆發力,也開發出LEO過去少有的狂野唱腔。我想,這也是他決定進一步深入搖滾路線的契機。有人看到向井秀德出現在東京場的吧台,可見他對LEO確實有一份獨特的愛才之心,也是領導他持續進步的貴人。

「Tokyo Lights」唱完以後,團員又離開舞台。雖然台下觀眾繼續鼓掌,希望有第二次安可,但不久之後燈亮了起來,工作人員宣布演唱會到此結束,觀眾才開始離場。雖然安可只有一首歌,但在「Tokyo Lights」之後,不管唱什麼都顯得累贅了吧!

人群散去以後,我和認識的日本網友一起留在場內,等團員走出休息室。其中一個人特別告訴工作人員「這裡有台灣歌迷想要簽名」,那位工作人員也真的走進休息室,讓我忍不住緊張了起來。最後終於等到本人出場,雖然我自認日文還OK,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只能傻笑。(明明就可以說英文!我在幹嘛!)雖然他禮貌性地說「有機會想去台灣表演」,但我的第一個念頭是「應該沒機會吧!?」,結果還是什麼也沒說,現在想起來真是太失禮了(苦笑)。雖然他在台上只喝了啤酒,又有點語無倫次、瘋瘋癲癲的感覺,但到了台下又變得應對得體。一位朋友說,他在台上的樣子應該是演出來的,仔細想想還蠻有道理的。舞台上和舞台下的反差,也是他的魅力之一吧。

雖然在偶像面前表現得很失禮,但能夠握到手,還讓他在演唱會T恤上簽名(雖然我不穿T恤),如果是當紅明星的粉絲,應該不太容易得到這種福利吧。下一次單獨演唱會,不知道要等到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