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的生活就是精神的修練場

最近準備開始用19號瓶(紅/紫)。瓶子叫「生活在物質世界」(Living in the Material World),剛好是瑪丹娜「Material Girl」這首歌的歌詞。說人「拜金」難免有貶義,但這裡取的是正面的意思:頂著一副肉身活在物質世界裡,一定要腳踏實地。紅色代表物質性,對應海底輪;紫色代表精神性,對應頂輪。在這個瓶子裡,倒是紅色在上、紫色在下,顛倒過來了,所以精神性的發展有被物質生活牽制的感覺。但換個角度來說,也表示現在是該「入世修道」,平凡的生活就是精神的修練場。

Read more

關於「化石」

作者的心情變成了化石,就是「書」吧。

-祖父江 慎,MdN 2016年7月號

化石」是我在四年的空白之後交出的最新詩作。在停筆之前,我寫了超過十年,雖然作品不多,也不曾以「詩人」的身分活動,但總是斷斷續續地寫。大約在出版社的工作開始之後,我好像失去了寫詩的題材、動機和語言。雖然也試過努力擠出什麼,但寫詩這回事,如果不是處在一種「可以寫」的狀態,就寫不好。既然沒有寫的動機,也寫不好,寫詩這件事就被我擱在一邊了。不寫,好像也不要緊。

可是,有一件事情忽然觸發了我,推動我再次使用詩的語言去創作。最近因為想看日本書籍設計鬼才祖父江慎的訪談,我買了《MdN》雜誌。而封面上的這句話,一下子就抓住了我。一開始我並不完全明白這句話和我的關係,直到寫好「化石」這首詩以後,我發現這其實是一個線索:關於我最近的學習、關於我最近的思考……關於我自己。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