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說好的音樂,或者自己需要的音樂

我平常不怎麼聽華語音樂,但看到蔡健雅的專輯《Depart》成為金曲獎大贏家,就想聽聽看是否真的有這麼好。我本來以為這是關於疫情下生活的專輯,但實際上並不只是這樣。開頭的〈Bluebirds〉一看到歌詞,感覺就被戳中了:其實疫情只是一個引爆點,讓每個人感覺受困的部分一一浮現,並且被迫面對難以掙脫現狀,又害怕無法維持現狀的不安。不過,在開頭釋放悲傷的情感之後,專輯其他部分大多是簡單的木吉他加上溫暖的歌聲,像是用歌聲擁抱過去情感層面的挫折,並且期許提升自己的心靈層次,活出更好的未來。「Depart」所提示的往前邁步,除了是音樂風格的昇華,也是心境的轉變。

大概是疫情的關係,我變得很常聽平靜的心靈音樂,甚至會讓音樂陪我入睡。生活中已經有太多讓我煩心的事,能讓我安定下來的音樂,才是我現在最需要的。雖然我也有點擔心可能是因為自己老了,就像坂本龍一從一開始做流行音樂,到後來越做越安靜、越做越極簡,好像聽不進更多聲音一樣⋯⋯或許還需要時間來驗證吧。但我很少因為別人說什麼東西很棒,或者得了什麼獎,就跟著認為這很好,這一點從以前到現在都沒什麼變。對我而言,音樂還是要以服務自己的感受為優先,只是這次評審覺得好的東西,正好是我所需要的。所以,還是該感謝金曲獎引起了我的好奇心吧。

facebook原文

請給我好一點的推薦歌單

最近給比較少用的中華電信門號續約,選了每月 100 元可以得到額外 2G 流量和 KKBOX 會員資格的附加方案,剛好 Apple Music 的試用期即將結束,就試著改用 KKBOX。用了一陣子,覺得它比較適合已經知道要聽什麼的人,但在推薦的音樂方面,很難讓我感覺驚喜、想要一直探索下去。

Read more

三浦透子《ASTERISK》

聽了《在車上》的女主角三浦透子過去出的專輯《ASTERISK》,覺得她當歌手也是很有說服力的。開頭完全沒有歌詞、只用哼的〈uzu〉,擺明要強調她的歌聲非常清透,就算沒有歌詞也很動聽。我也喜歡她有點冷冷的、不會顯得煽情的口氣。不過,專輯裡有時會出現刻意和聽者拉開距離的另類編曲,或者把 vocal 侷限在比較輕描淡寫、無表情的範圍,好像是要塑造個性、冷感的形象。但我感覺她唱專輯裡相對單純的〈蜜蜂〉〈おちつけ〉是更吸引我的,因為沒有刻意保持清冷的感覺,而有更豐富的聲音表情,同時仍然感覺誠懇而不浮誇。我比較希望她多唱些民謠風的曲子,雖然她的最新單曲〈私は貴方〉也挺另類的⋯⋯還是希望她的音樂路可以長久一點吧。

Facebook原文

吳金黛 – 指尖裡的歌詠 (feat. 陳建年)

最近一直為一些小事煩惱,處在揮之不去的鬱悶中,聽到這首歌的時候,感覺一下子就從那種不自然的狀態中解開了,情緒也被釋放出來。這首歌是聲音採集者(吳金黛)在工作中感受自然的洗禮,並且以自然為素材進行創作的寫照,也喚起了我對於回歸自然的嚮往。

facebook原文

看《李希特舒眠曲》

這禮拜看紀錄片《李希特舒眠曲》,主要是關於一個讓人在睡覺時聽的8小時音樂作品,以及一次露天躺聽音樂會的紀錄。裡面當然也聽得到其中的許多部分,因為音樂本身低頻、平穩、反覆、漸進的特質,再加上影片裡有些好幾分鐘只有音樂和夜晚環境畫面的片段,所以這片子也有一定程度的催眠效果,我有幾度差點睡著,沒辦法很專注地看那些平靜緩慢、偶爾模糊的畫面。看完以後真的會讓人想找完整專輯來聽,看看是不是真的能帶來舒適的睡眠。

不過,除了說明這首曲子為何、如何配合睡眠的特性製作以外,這部片對於睡眠和無意識狀態卻沒有比較深入的探討,這部分沒有滿足我的期待。片子裡反而有一大部分是關於李希特的愛情與家庭生活,包括音樂生涯初期的艱辛等等,總感覺有些離題,不過他們家附近的自然風景,以及他太太所拍的生活紀錄短片,在視覺上還算是貼合音樂那種試探無意識的感覺。或許這部分是暗示音樂家本人也面臨在生活中掙扎前進的壓力,所以這個能讓人停下腳步好好休息的音樂作品,也正是他需要、想要做的吧。

facebook原文

Prokofiev – Toccata in D minor, Op. 11

在「我是江老師」頻道看到江老師試彈普羅高菲夫的觸技曲,雖然只彈了開頭的一點點,但我對於這首曲子機械化的節奏中不規則跳動的現代旋律很感興趣,就找了完整版本來聽,其中王羽佳的演奏被許多人認為技巧特別高超,把原本已經很困難的曲子用最緊湊的的節奏彈出來,緊張刺激的同時又非常乾淨俐落。雖然整首曲子佈滿許多不和諧音,在無調性的邊緣反覆試探,但還是可以清楚意識到相同主題的反覆變化,也有一些挺有意思的旋律線潛伏在眾多音符的轟炸中,讓這首曲子除了手指不停飛舞的華麗技巧以外,也富有旋律上的可欣賞性。

當然,這種幾乎非人的變態演奏曲也可以交給電腦演奏,絕對比人彈的更冷靜、更準確,甚至以後如果開發出厲害的彈鋼琴機器人來演奏,也不會讓人感到意外。但這種要求超人技巧的演奏曲,重點不就在於挑戰人體執行精確動作的極限嗎?用不可能100%完美的肉體無限接近神的境界,就是演奏家(和作曲家)超脫凡俗的一種途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