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 – Shadows

雖然這團是真的很潮沒錯,但也不是每個人都會預期他們走到這樣的深淵吧。他們這次追求更簡潔的風格,沒有什麼花俏、討好人的東西,但深夜一個人聽的時候,卻會把體內一股很沉重的感覺緩緩引誘出來。

這次的 MV 由磯田龍生獨挑大樑。其實他拍過不少平面廣告,最近還拍了 adidas 的,已經有點小紅吧。我想他的氣質是蠻特別的,就是這樣乾乾淨淨、純粹的少年,同時又有一種淡泊的感覺,這支 MV 簡直像是為他量身打造的。

facebook原文

minus(-) – O

今年買的第2張專輯。從暗色調、無機質的電子音樂,到已經過世的森岡賢喜歡的synthpop、rave、現代EDM構成的華麗舞曲,像放煙火一樣,到最後充滿死亡氣息的「B612」又沉寂下來。「O」沒什麼特別的意思,但作為藤井麻輝和森岡賢二人組形式的最後一張專輯,死者僅存的聲音材料被修改、包裝到接近完善的非人境界,也算是留下了一個完美的空洞。

藤井說,即使只剩一個人,他也會把這個以舞曲為導向的project繼續下去(雖然他本人不是很愛這個類型)。他總說自己跟森岡就是合不來,也沒想過為他感到難過或者特別紀念他。不過,即使是一段將近20年的孽緣,也留下了這個代表兩人交會的象徵、共同前進的指標。即使其中一個人死了,但只要在這個「團體」裡,還是能繼續發揮對另一個人的影響力。這是最近讀Murray Stein的書時產生的想法。

facebook原文

Running Up That Hill

三不五時就會找這首歌來聽,只是不知道2012倫敦奧運閉幕用過。把氣氛這麼黑暗的歌放在奧運,實在很像英國人會做的事。這首歌的意義,說簡單也很簡單,就是既然男人女人沒辦法完全了解彼此,那只好跟上帝商量交換男女的位置。這當然是不可能的意思,或許這也能解釋男女之間為什麼會產生這麼多痛苦,因為選擇了其中一個角色,就感覺永遠被另一邊分隔開來。

一個人內在的男人和女人,又何嘗不是如此。不管是有性別認同障礙的人,還是變性的人,一個人的內在必定同時具有男性和女性的部分,只是被彰顯或者隱藏而已,不可能只存在其中一極,這是內在平衡的根本。兩者之間必須互相協調,否則就會感覺自我分裂(例如身體的行動和心裡想要的不一樣)。今天又聽這首歌,大概是為了提醒自己這件事吧。

facebook原文

獨善其身

最近看到這支很有意思的MV。基本上,這就是一種個人小宇宙的夢幻呈現。我一方面覺得,這種「先愛自己」的訊息一定可以得到很多人的共鳴,但一方面又擔心這是不是一種「龜縮式的自我沉溺」。不過,先照顧好自己的心還是很重要。如果自己的心裡覺得不和諧、缺乏空間,就沒辦法包容外界的事物,覺得別人都是錯的。

我覺得這種狀態,就像是「急著解決別人問題的社會工作者」,想要修正所有自己認為不對的事情,有時候卻忽略了別人想要的是什麼。只顧著解決別人的問題,也有可能是在迴避自己的問題。

Read more獨善其身

買了Shura的專輯

我買了Shura的專輯《Nothing’s Real》。很多介紹和評論會先提到「回歸80年代」之類的,當然沒錯,但我們不是已經有很多效法80年代的音樂了嗎?她可以靠一首歌爆紅,而且把人氣延續下去,一定有什麼特別的地方吧。我想,她的出現彰顯了抒情歌曲的新價值和新標準:真誠又不濫情,而且提供有包容力的聽覺空間,和撫慰人心的感受。風格之類的反而是其次。

80年代風格已經回歸很多年了。音色和節奏都是可以複製的,但如果沒有感情和溫度,那些也只是空殼而已。

facebook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