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輕易相信煽動恐懼的人

在這個遍地都是KOL的時代,除了靠自己的外表、才華以外,也有一些人是靠著煽動情緒來吸引追隨者,而且還很有效。有一種我特別謹慎看待的,是那種不斷警告最糟糕的情況即將發生,但也提不出什麼解決良策的人,結果只是集結了一群陷入恐懼的群眾——不管是無意或是有心。當然,適度的恐懼可以讓我們謹慎行事、減少風險,但過度的恐懼則會造成思考的空轉,以及認為自己對什麼都無能為力的心態,而遭到有心人的利用。

Read more

楚門的世界:被保護/被設計的生存狀態

坎城影展選擇《楚門的世界》中的一幕作為海報主視覺,所以我找了這部電影來看。主角楚門活在攝影棚裡虛構的小島上,裡面的所有演員都配合演出他的人生,從出生到將近30歲,他的友誼、婚姻、工作,都是被安排好的劇情,在電視上24小時播放,只有他自己沒發覺。在電影的過程中,楚門逐漸發現這個世界的各種破綻,最後決定離開這座島,而終於觸摸到虛構世界的邊界。

Read more

處理職業倦怠的旅行

最近用完在竹生島(日本琵琶湖的島)買的白檀線香,又回憶起那時候的感覺。我一直記得前往竹生島的時候,霧氣非常重,一片白茫茫的,但回程的景物逐漸清晰,還出了一點太陽。但這些細節對我而言究竟有什麼意義?後來,我終於找到關於那次旅行的部落格文章(還是隔年才寫的),才想起那時候我有點職業倦怠,也動了轉職的念頭,但是並沒有真的離開公司。

Read more

關於《媽的多重宇宙》翻譯爭議

最近《媽的多重宇宙》這部片在評論網站獲得超高分評價,國內許多影評也大讚神作,所以我也蠻想看的,但最近感覺染疫機率升高,隔離政策也還沒放鬆,在等到觀眾只剩小貓兩三隻、可以「類包場」之前,我大概是不會跟別人擠在一起看了。

似乎因為上映前評價太高了,所以也有少數認為這部片被過譽的聲音。然後又因為某些台詞的中譯太過超譯,在網路上引起小小的炎上。翻譯本地化(將原本的內容轉換成本地文化中類似的人事物)可以做到什麼程度,一直都蠻有爭議性的,我算不那麼排斥吧(只是看辛普森家庭有時候會覺得不好笑),但這部片被挑出來的「你現在是王安石」「武媚娘愛缺」「大便咒術迴戰」確實讓我感覺錯愕大於好笑:明明看原文感覺很普通的句子,變成中文之後反而有些難懂,而且喧賓奪主了。希望以後上串流的時候,可以看到其他華語圈片商的中文翻譯版本。

Facebook原文

「掘光而行:洪瑞麟」展覽

通常我對一般繪畫是沒什麼興趣的,但今天看北美館的洪瑞麟個展,覺得有些感動。因為這個展提供了畫作以外的各種資訊,包括他和親友的照片、作品背後創作歷程的文字敘述、相關的剪報等等,讓人感覺參與了他從少年學畫、赴日留學、礦場工作、學校任教到移民美國的各種經歷。就連礦工畫中經常出現的人物、礦場的景物與工作內容,也都有說明,可說相當用心了。看了這些內容,好像也能體會到畫家創作時懷抱的情感。

我特別喜歡他色調強烈、筆觸厚重的作品,即使看起來不是那麼細緻,卻很直接地捕捉了主體的神韻與情緒。大概就像歌手的音色一樣,並不是只有聽起來優美就好,還需要個人特色和情緒渲染力,才能讓人印象深刻。

Facebook原文

確診數急增後重啟分流上班

今天公司重啟分流上班。其實對企業而言,這樣的決定相當合理,儘管感染病毒可能不會造成很嚴重的症狀,但畢竟我們目前還停留在隔離可能確診者的模式中,而且所有密切接觸者都要隔離10天,一不小心可能就沒人能到公司處理事務了,分2組至少可以確保一半的人力。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