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平板電腦看免費電子書

〔買了iPad以後,〕我想了很久,覺得還是先別想用iPad做什麼有生產力的事情,當成專門用來呈現資訊(影片、網頁、電子雜誌、電子書)的螢幕就好。然後發現凌網科技Hyread這個免費「借」電子書的app,實在是各家電子書業者的一大威脅,因為任何人只要有公立圖書館的帳號,每個月就能免費讀若干本。新北市立圖書館是3本,這已經超過我平常的閱讀量了。就算讀不夠想買,也很自然會先從Hyread的商店開始考慮,而且相對於動輒200元的電子書價格,某些書提供20元租14天的方案,其實有點吸引人。

雖然這麼方便就能看免錢是很不錯,但也想知道這樣是幫助版權所有者賺得更多,還是把他們賤賣了。

facebook原文

在深夜兩點

江國香織〈在深夜兩點〉

在深夜兩點脫去衣服
是非常困難的事
因為每一件都有亡靈
搖搖晃晃地
在房間裡跳舞

那些是過去的我
跟現在的我沒有關係
要是能這樣說就好了
***


江國香織和森雪之丞合作的詩集《扉のかたちをした闇》,第二部分叫「聯彈」,他們輪流各作了16首詩,其實每首多少都呼應了對方寫的上一首詩,可以看成一組大長篇,像這樣抽出其中一首的一部分多少有點不完整的感覺。不過,至少時間對了。

instagram原文

快速讀完了《漱石の思い出》

本來說《漱石の思い出》只讀到一半,但這幾天用最快的速度讀過,就讀完了。一方面是因為裡面有很多瑣碎的家務事,說有趣也還好,感覺人生俗事煩雜倒是真的。翻拍的戲劇有很多書中沒有的細節,可能也有些戲劇化和美化的部分,如果只照書中內容寫劇本,恐怕是不夠好看的。

另一方面是因為還沒讀的書有點多,不想為了感覺還好的書花太多時間。

facebook原文

正在讀《漱石の思い出》

讀夏目漱石的妻子所寫的回憶錄《漱石の思い出》,從10月到現在,只讀了200頁(全書有四百多頁),因為有些比較舊的用語,和過去存在的人事物(例如東急百貨的前身「白木屋」),需要一點時間了解。

裡面覺得有趣的部分,是夏目漱石堅持原則、不在乎人情世故的白目行徑。例如請朋友幫忙校對自己的書稿,因為很忙所以沒看過就讓書店出版,結果發現錯誤一堆,氣到當眾燒書;還有大官邀請許多文人參加宴會,他嫌麻煩就寄明信片拒絕,說「寄明信片就夠了吧?」這也算是「被討厭的勇氣」吧?(他討厭的人應該也蠻多的。)不過,他當時已經很有名氣,也很受讀者歡迎,所以有「被討厭的本錢」吧。

facebook原文

關於「化石」

作者的心情變成了化石,就是「書」吧。

-祖父江 慎,MdN 2016年7月號

化石」是我在四年的空白之後交出的最新詩作。在停筆之前,我寫了超過十年,雖然作品不多,也不曾以「詩人」的身分活動,但總是斷斷續續地寫。大約在出版社的工作開始之後,我好像失去了寫詩的題材、動機和語言。雖然也試過努力擠出什麼,但寫詩這回事,如果不是處在一種「可以寫」的狀態,就寫不好。既然沒有寫的動機,也寫不好,寫詩這件事就被我擱在一邊了。不寫,好像也不要緊。

可是,有一件事情忽然觸發了我,推動我再次使用詩的語言去創作。最近因為想看日本書籍設計鬼才祖父江慎的訪談,我買了《MdN》雜誌。而封面上的這句話,一下子就抓住了我。一開始我並不完全明白這句話和我的關係,直到寫好「化石」這首詩以後,我發現這其實是一個線索:關於我最近的學習、關於我最近的思考……關於我自己。

Read more關於「化石」

《英雄之旅:個體化原則概論》摘錄

在《英雄之旅:個體化原則概論》連續看到好幾段印象深刻的話,所以在這裡記錄一下。

「求知的驅力讓我們和無心求知及不想讓我們求知的人有了區分。你知道的越多,你就越能讓自己脫離集體。這已經是許多人從兒童及青少年階段成長而來的經驗。這求知的驅力及成長的驅力,兩者聯手起來對抗想要休息、打安全牌以及融入大眾的願望。」

「在今日,當一個人離開了大機構,在那裡工作穩定福利好,聲譽和權力垂手可得,但卻要付出個人自由和創意的代價,他也在冒著和依賴同樣的風險與犧牲;離婚也是如此。如果你疑惑為什麼有些人會冒這個險,有些人不會……你會了解關鍵在於……連結上無意識而發現的自我肯定。」

「我們故事中的英雄似乎了解到,在這個旅程中你需要放手一搏,付出全部的能量。就像耶穌說:那些回頭張望的人不配於天國。他是在邀請人們來到未來一個全新的靈魂。在我們的時代,這意味著冒險放棄所繼承的傳統和財富,以便為個人及全人類創造新的靈性未來。光靠著不冷不熱地這裡做一點、那裡看一下,是成不了事的;為了新的象徵,必須做出巨大的犧牲。」

facebook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