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刷《分手的決心》

我感覺《分手的決心》已經快下片了,所以趁著還有得看的時候三刷。其實我並不覺得這部電影有到精彩絕倫、令人拍案叫絕的程度,我大概會給85分吧,但就是感覺其中男主角的感情彌補了自己缺乏的某個部分。看了第三次,更確認他隨時都被對方的小動作撩到受不了,偵訊室簡直變成約會現場⋯⋯然而這些細節同時也是很含蓄的,第一次看的時候不一定會發現,我很喜歡這種若有似無的感覺。

這同時也是拍給細節控看的電影。除了隨處可見的山海意象,以及強調土黃色和藍綠色的濾鏡(雖然多到讓我感覺有些流於形式主義),我也確認了不少重複出現的物品,這些小小的發現,也是有趣的地方。

Read more

在糟糕的時機考慮買房

本來我覺得自己已經和買房子這件事無緣,因為我能負擔的金額頂多就500萬,遠低於市場行情。但因為最近透露自己很難找到比目前好的出租房,所以父母又建議我買房,也說會提供資助。於是我忽然從一個跟買房無緣的人,變成好像摸得到市場低消價位的人,也真正陷入物色房子的苦惱中。

Read more

二刷《分手的決心》

今天重看上次因為憋尿而沒辦法好好欣賞的《分手的決心》。這次主要是想確認,刑警海俊是怎麼愛上殺夫嫌犯瑞萊的?這樣的關係對他而言有什麼意義?我的推論是,僵化的夫妻關係逐漸變成他想逃離的束縛,而瑞萊相對於他的妻子,似乎更符合他的內在形象,讓他不被其他人理解的部分得到滿足。也因為越過了禁忌的界線,而讓他身為好丈夫、好刑警的自我認同完全「崩壞」了——在我看來其實是得償所願,是他潛意識的破壞衝動,讓他已經僵化的模式遭到毀滅。

(以下儘量不透露劇情,但有細節雷)

Read more

開始讀《靈性歧路》

最近開始讀《靈性歧路》,比較為人所知的譯名是「靈性逃避」,其實書裡也大多稱為靈性逃避。因為在某個 Podcast 聽到有這本書,覺得自己也有可能遇到同樣的問題,所以想了解一下。簡單來說,靈性逃避就是躲到靈修的概念裡面,而不去面對、處理自己心理層面實際存在的問題與成長需求。例如感覺到自己有負面情緒的時候,就告訴自己「都是小我在作祟,我要超越自己的小我」,就這樣用看似清高的態度,迴避了自己因為某種情況而產生負面情緒的模式,卻沒有真正深入處理問題模式本身。

我不確定自己什麼時候可能有過這樣的行為,但像我這樣很自然就會接觸到身心靈資訊甚至邪教的人,是應該提防一下。其實我也經常告訴自己要用比較實際的角度看待事情(我本身是有實際的一面,但比靈性的傾向弱一些),我的工作也讓我的思考模式變得更腳踏實地,或許無形中也減少了「靈性逃避」的風險吧。

facebook原文

大家說好的音樂,或者自己需要的音樂

我平常不怎麼聽華語音樂,但看到蔡健雅的專輯《Depart》成為金曲獎大贏家,就想聽聽看是否真的有這麼好。我本來以為這是關於疫情下生活的專輯,但實際上並不只是這樣。開頭的〈Bluebirds〉一看到歌詞,感覺就被戳中了:其實疫情只是一個引爆點,讓每個人感覺受困的部分一一浮現,並且被迫面對難以掙脫現狀,又害怕無法維持現狀的不安。不過,在開頭釋放悲傷的情感之後,專輯其他部分大多是簡單的木吉他加上溫暖的歌聲,像是用歌聲擁抱過去情感層面的挫折,並且期許提升自己的心靈層次,活出更好的未來。「Depart」所提示的往前邁步,除了是音樂風格的昇華,也是心境的轉變。

大概是疫情的關係,我變得很常聽平靜的心靈音樂,甚至會讓音樂陪我入睡。生活中已經有太多讓我煩心的事,能讓我安定下來的音樂,才是我現在最需要的。雖然我也有點擔心可能是因為自己老了,就像坂本龍一從一開始做流行音樂,到後來越做越安靜、越做越極簡,好像聽不進更多聲音一樣⋯⋯或許還需要時間來驗證吧。但我很少因為別人說什麼東西很棒,或者得了什麼獎,就跟著認為這很好,這一點從以前到現在都沒什麼變。對我而言,音樂還是要以服務自己的感受為優先,只是這次評審覺得好的東西,正好是我所需要的。所以,還是該感謝金曲獎引起了我的好奇心吧。

facebook原文

為了腳踏實地活下去而寫

最近讀了《書く習慣》(「書寫的習慣」,いしかわゆき著)這本書,內容主要有兩個主軸:1) 不需要特別的技巧,也能讓自己的寫作有魅力,例如誠實表現出自己的想法與感情,以及對讀者親近的姿態等等;2) 書寫本身就是一件值得持續做的事,例如作者因為自己寫的部落格而成為專業撰稿人,也在私人的寫作中梳理了生活中遇到的問題,日後遇到類似的情況,還能從自己過去的經驗獲得安慰與鼓勵。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