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媽的多重宇宙》翻譯爭議

最近《媽的多重宇宙》這部片在評論網站獲得超高分評價,國內許多影評也大讚神作,所以我也蠻想看的,但最近感覺染疫機率升高,隔離政策也還沒放鬆,在等到觀眾只剩小貓兩三隻、可以「類包場」之前,我大概是不會跟別人擠在一起看了。

似乎因為上映前評價太高了,所以也有少數認為這部片被過譽的聲音。然後又因為某些台詞的中譯太過超譯,在網路上引起小小的炎上。翻譯本地化(將原本的內容轉換成本地文化中類似的人事物)可以做到什麼程度,一直都蠻有爭議性的,我算不那麼排斥吧(只是看辛普森家庭有時候會覺得不好笑),但這部片被挑出來的「你現在是王安石」「武媚娘愛缺」「大便咒術迴戰」確實讓我感覺錯愕大於好笑:明明看原文感覺很普通的句子,變成中文之後反而有些難懂,而且喧賓奪主了。希望以後上串流的時候,可以看到其他華語圈片商的中文翻譯版本。

Facebook原文

看《雲端情人》

今天看了評價很高的舊片《雲端情人》,但我在看的時候,卻逐漸對故事失去興趣。這部片給我的感覺,有點像是蘋果出品的《天鵝之歌》,都是設定在近未來的輕科幻主題,對科技實現於現實世界的方式有許多著墨,但對愛情關係的來龍去脈卻描寫得不夠深入,讓我不太能對人物表現出來的內心掙扎感同身受,總覺得有點像是無病呻吟。

Read more

看《為人民服務》

《為人民服務》是我第一次在電影院看限制級的片子,也是最接近包場的一次,只有包含我在內的3名男性入場,大概是因為共產革命時代的性愛主題,本身就不太吸引人吧?看了之後,我覺得這其實是個有些悲傷又無奈的浪漫愛情故事,只是必須在那樣的時代才有可能成立。

Read more

看《今天暫時停止》

今天看了1993年的時間迴圈電影經典《今天暫時停止》,果然好的故事是歷久彌新的。氣象播報員 Phil 被困在土撥鼠日這一天,他不斷嘗試用不同的方式度過停滯的時間,最後終於破解詛咒。在電影的途中,我逐漸了解到,這個時間迴圈其實是比喻生活看似重複、沒有發展性的困境,而 Phil 在一陣自暴自棄之後,開始利用反覆的時間充實自己,也提升了自己生命的格局。儘管日常生活看似反覆無聊,但個人的才能與修養,是可以靠著有意識的努力累積而成長的。當一個人終於成長到更高的層次,人生才有改變的可能。

Read more

看《火口的二人》

本來看《火口的二人》(2019)這部片的設定,以為會很灰暗,但看了以後感覺它的調性比較像是純愛(愛)電影。身為堂(表?)兄妹卻曾經有過親密性關係的兩人,因為女方即將結婚而重逢,並且在不會被抓包的五天期限內,重新感受兩人在性方面的契合⋯⋯題材上可以說有點像是A片了,但因為呈現方式很直白,而且保留了有些狼狽和尷尬的小細節,反而感覺誠實得挺有趣的。雖然男方曾經有過一段婚姻,女方則找到了看似理想的對象,但兩人都在這段時間發現,和對方在一起的時候才是最「性」福的,所以我才覺得這應該說是一部純愛電影。

至於性愛之外,也就是我說比較灰暗的部分,是因為311震災的關係,男方長期沒有正職工作,女方也只能勉強當個小助理,未來都沒什麼希望,只是女方算是「嫁得好」,在物質生活上有了支撐。正常情況下,這兩個人就算擺脫其他干擾因素而結婚了,也可以想見生活應該不會很幸福。但因為這個故事的特殊情況,他們生活在一個除了彼此以外沒有別人的非現實世界(片中出現的其他人物都是路人,親戚、朋友之類的人都沒有現身),短短幾天的享受,也還不需要擔心金錢之類的實際問題。甚至到了最後,還安排了日本即將發生大災難的設定,讓他們可以下定決心只為愛而活⋯⋯架構出這個世界的作者,大概是寄望人與人之間的本能交流,可以讓人暫時逃離前途無望的現實吧?但也因為這種非現實的設定,讓我感覺有些距離,很難說真的被觸動了什麼,或者得到了什麼啟發。或許看到他們很幸福的樣子就夠了吧。

Facebook原文

看《世界上最爛的人》

早上看了《世界上最爛的人》。必須說我跟這部片的頻率不太合,因為我是比較保守、不輕易改變的人,所以看到女主角一時越想越不對勁,就忽然轉系、改變興趣、換對象的行為模式,幾乎可以說是瞠目結舌吧!為什麼她會這樣呢?動機是什麼?我一直試圖解析這些行為背後的動機,但其實沒有標準答案,因為她自己也不懂為什麼,只是有一種必須從「感覺不太對」的事物換成「好像比較對」的衝動。(劇中也有一些可從心理分析角度解釋的線索,但那不在我了解的範圍內,就不提了。)雖然結局好像在說,這些經歷都是成長的過程,無關對錯,而且都有它們的意義,但整體而言,觀看過程中還是錯愕和疑惑的時刻居多。

我自己的理解是,女主角一直在逃避一種缺乏自我價值的感覺(也就是片名「世界上最爛的人」)。她的漫畫家男朋友讓她受不了的地方,或許是他顯得很有自己的思想,而且有明確的 life purpose,她卻還沒搞清楚自己想做什麼……她發現另一個男人好像更讓她感到自在,其實當時兩人同樣是各自伴侶身邊配角般的角色,或許也因此而感覺合拍吧。後來和前男友重逢,他才有機會說,自己後悔的是沒有讓她知道自己有多好。其實兩人的心靈層次應該是對等的。是否因為有了這次重逢,才讓她找回自我價值感呢?不知道,我想改變心態還是需要靠自己吧。

facebook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