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係 – soundscape

阿公走了,在一個美麗的日子裡

我的阿公在上上禮拜日(3月17日)過世了。我本來不打算在網路上說的,總覺得這是很私人的事,別人可以試圖安慰,但真正的感受只有自己才曉得。不過,情緒總要找個出口,文字又是我最重要的表達工具之一,所以還是決定寫這篇文章,幫自己整理想法。

Read more阿公走了,在一個美麗的日子裡

0101 樹

幾個月沒在這裡公開新作品,編號卻忽然往後退了。其實這個號碼和這個標題早在五年前就決定了,當時我覺得自己詩作的風格正在往新的方向進行,就把100當成里程碑,打算做個分水嶺。不過,大概是因為我把特別的號碼看得太重要了,以致計劃中的0100和0101都難產(勉強完成的0099現在看起來也不理想),隔了半年索性決定跳過這兩個號碼,並且開始了一系列以他人為主題的「生日詩」。在這之前,我的作品幾乎全部以自己為主題,所以數字100的確象徵很大的斷裂和跳躍。直到最近,我在讀一本靈性書籍的時候,興起了補上0101這個空缺的念頭,就花了一整天的時間完成。

Read more0101 樹

單純的近況報告

這次打破了近期每週一次的發表頻率,拖到快兩個禮拜才寫這篇文章。最近比較少寫唱片評論,是因為我住的地方不太適合專心聽音樂,買的新唱片也不多。至於書評,其實我一直有添購新書,最近也讀完一本叫「物理屬於相愛的人」的翻譯小說,詞藻是挺華麗的,但我很難接受那看似什麼也沒發生的結尾,所以雖然連書評的題目都想好了,但最後還是不想勉強自己硬寫個東西出來。目前在讀香港小說家西西的詩集,某些極為直白的詩是我的菜,但最快也要到六月底才能和大家分享讀完以後的心得。

說到詩,上次發表了一首名為「一面之緣」的詩,我刻意完全不介紹它的來歷和主題,結果就和其他許多作品一樣,自己一個人孤伶伶地站著,所以也藉著這個機會說明一下。最近我開始體會到,要深入一段關係有多麼困難,必須捨棄自己對他人的期望、預測和偏見,才能達成完美的和諧,在這之前總少不了內心的混亂和陣痛。那天我忽然想要歌頌旁觀與想像的美好,覺得很膚淺地看待某些人事物也沒什麼不好的,就寫了這樣的東西。對一個人缺乏深入的了解,到底是好事還是壞事?這首詩的姿態多少有點自我矛盾吧。

最後,我想要很簡短地交代龍舟賽的事。我們在分組預賽中就被淘汰了,當然也沒什麼決賽,所以還沒中午就打道回府了。三場預賽只贏了一場,每次比賽的差距都很大,所以勝負和我這個奪標手沒什麼關係,我只是做好份內的工作,讓計時人員好辦事而已。當初練習的時候,有人因為疲憊而說出「乾脆一開始就被淘汰」這種喪氣話,這下順了他們的意,不知道該高興還是難過?

0133 一面之緣

20090526

我見過一片海
坐在急駛的汽車裡
偶然搖下車窗
吹熱熱的風
看見她的青色裙襬
閃爍著白色花邊

我不知道
颱風來襲時
她的奔跑與吶喊
如何狂野
不知道
某年某月
一艘擱淺的貨輪
黑色的油污
如何玷污了她
裙底的白貝殼

我也不知道
她的深度
不知道
她的生存法則
大魚吃小魚
暗潮與漩渦
等等等等
更何況
我還不會游泳

就見那一面
閃爍白色花邊的青色裙襬
吹熱熱的風
我坐在急駛的汽車裡
非常幸運

2016.12.28回顧:
我記得,這是聽朋友說某個名人私底下的真面目之後寫的。不過,詩的內容不必然和那位名人有關,只是我對於人際關係的看法而已。或許也可以解釋成,我寧願觀望自己愛慕的對象,停留在表面的印象,也不想太深入了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