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行者

在網路上瀏覽的時候,因為偶然看到有人推薦電影主題曲,所以在KKTV找到《送行者:禮儀師的樂章》這部電影來看。因為是關於身後事的電影,所以哭好幾次是在預料中。除了主角從不諒解外遇離家的爸爸到最後接受的主線劇情以外,中間也穿插一些不知名角色的遺體處理的片段,看到有些家人對於往生者度過的人生有了不同的看法,覺得非常感動。就算在生前不能和解,但對方死後還是可以隨時重寫記憶中的故事。我想這就是一部關於和過去和解的電影吧。

facebook原文

2017年,和過去的自己告別

在2017年的最後,有種和自己過去的許多成分告別的感覺。讓舊的離開,迎接新的進來。

今年讀的最後一本書是《被討厭的勇氣》的續篇,雖然整體而言很難說是不是寫得夠好,但這句話感覺還不錯:「盡可能地不斷努力,當離別的日子來到時,讓自己能坦然接受『與這個人的相遇、共度的時光,並不是一場錯誤』」。

facebook原文

讀完《被討厭的勇氣》

看完《被討厭的勇氣》了。依照這本書的設計,應該要有一種頓悟的感覺,但我一開始就覺得,這哲學家的想法和現在的我差不多啊!反而覺得書中一直找機會質疑的「年輕人」,問的問題有時候讓我翻白眼。不過,如果早個兩年來看這本書,或許我還不會這麼認同。我是最近才轉變成可以接受這本書的狀態的。

Read more讀完《被討厭的勇氣》

在深夜兩點

江國香織〈在深夜兩點〉

在深夜兩點脫去衣服
是非常困難的事
因為每一件都有亡靈
搖搖晃晃地
在房間裡跳舞

那些是過去的我
跟現在的我沒有關係
要是能這樣說就好了
***


江國香織和森雪之丞合作的詩集《扉のかたちをした闇》,第二部分叫「聯彈」,他們輪流各作了16首詩,其實每首多少都呼應了對方寫的上一首詩,可以看成一組大長篇,像這樣抽出其中一首的一部分多少有點不完整的感覺。不過,至少時間對了。

instagram原文

平凡的生活就是精神的修練場

最近準備開始用19號瓶(紅/紫)。瓶子叫「生活在物質世界」(Living in the Material World),剛好是瑪丹娜「Material Girl」這首歌的歌詞。說人「拜金」難免有貶義,但這裡取的是正面的意思:頂著一副肉身活在物質世界裡,一定要腳踏實地。紅色代表物質性,對應海底輪;紫色代表精神性,對應頂輪。在這個瓶子裡,倒是紅色在上、紫色在下,顛倒過來了,所以精神性的發展有被物質生活牽制的感覺。但換個角度來說,也表示現在是該「入世修道」,平凡的生活就是精神的修練場。

Read more平凡的生活就是精神的修練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