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guage (two)

上次的結論是,語言是人類說服慾的體現。但對我而言真的是這樣嗎?我對語言產生興趣,是因為背後的說服慾蠢蠢欲動嗎?我沒這樣想過,因為我從小就沒有說話的天賦,甚至可以說是有點討厭說話,只喜歡自己一個人玩拼圖和算術。如果把年輕時的爸爸和媽媽抓到現在的時空,他們應該會驚訝於我的牙尖嘴利吧。但人生的發展就是那麼不合邏輯。高中以後,我的數學成績不再優秀,但另一方面,我開始熱衷於聽「空中英語教室」,英文漸漸成為我的拿手科目,然後又因為聽日文歌而開始自學日文。高中畢業以後,在大學聯考取得了好成績,就順理成章地進入外文系。

Read morelanguage (tw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