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言 – soundscape

重拾韓語學習

最近買的韓語文法練習書,似乎很適合我,有些讓人做了有成就感的簡單題目,也有擺明等著讓人答錯再重學一次的題目。做來做去,雖然蠻有意思的,但也覺得雖然曾經學過兩年,結果還是要這樣一錯再錯,讓人有一點灰心。

不過,又想到自己學的日文,不也是一路搞不清楚狀況,好不容易才有了現在的程度嗎?學了18年耶!最近幾年才有信心用日語溝通、看日文小說。這中間只有3年上過一般的日語課,其他時間就是有接觸就學、沒接觸就什麼也沒有,其實浪費了很多時間。進步得比較快的時期,大概就是買日語學習雜誌的時候,因為看的文章比較多,就會主動弄清楚很多單字、文法。這在一開始是最辛苦的方法,但到了後期,多聽多讀的效果真的會以等比級數成長,因為反覆出現的內容會逐漸成為自己知識的一部分,因此也能逐漸消化更多、更複雜的內容,每天吸收到的日文自然也變多了。現在我每天很自然會讀到好幾篇日語新聞,只要一直接觸,應該也會一直進步下去吧。

所以,希望我現在每天學韓語,是為了以後每天讀一些韓語文章做準備,就像麥片廣告說的一樣,持續學、不中斷才會進步。

facebook原文

2018.05.02回顧:
做完這本書以後,又停頓了一段了時間,直到今年(2018)才正式報名維多莉亞補習班,再搭配其他書自修。能稍微讀懂韓語文章,也是從今年才開始做到的。

關於「ユニコーン」(獨角獸)

昨天半夜用日文寫詩,雖然有時候腦中想的是日文,但用日文構想一首詩倒是第一次(之前只試過中翻日)。大概對於中文太過謹慎,又不知道日文詩的評價標準在哪裡,寫起來比較不知恥,就很快。雖然其實還是有很多語言用法上的斟酌,而且第一次完成之後驚覺有錯又爬起來改……但是在那個時候,因為一開始的想法是外語,所以直接用外語寫,感覺上是適當的。

但是這要給誰看呢?這是理所當然的問題。不過,其實就算用中文寫,也有一種「這要給誰看呢?」的天書感,所以或許都一樣吧。寫東西本來就有一種對著空氣講話的感覺,說完就消失了,或許最後連我自己也忘了,但就只是一時想寫而已,不為什麼。

facebook原文

從星盤判斷我原本的性格

最近一直想了解自己小時候原本的樣子(跟我開始用兒童瓶組的動機有關),一個方法是看自己的出生星盤。不只是看行星在哪個星座,也看宫位、分布比重,現在有很好的網站整理了這些資訊,我現在看就能比以前了解更多。看了以後,總算確定自己有兩個主要的矛盾。

Read more從星盤判斷我原本的性格

封鎖不認識的人

我很積極使用臉書的封鎖功能,但都是用來封鎖不認識的人。偶爾看新聞網站的 facebook 留言欄的時候,會看到一些層次很低的發言。其實那反映他們一直以來的行為、思考模式,別人沒辦法改變他們的。反而是狀態比較平衡的人,容易被那些激烈的言辭動搖、影響心情。

我覺得封鎖那些低層次的發言是一件好事。如果他們說話之前都不認真思考話中的意義和可能造成的影響,我又何必對他們的話認真?在他們看清楚自己之前,我選擇不要再看到他們,畢竟我每天接受的訊息已經太多了,心情又很容易受到影響(往好處想是敏感、容易體會別人的心情)。雖然要封鎖其實封鎖不完,但起碼用行動告訴自己,我可以不理會那些雜音。

facebook原文

language (two)

上次的結論是,語言是人類說服慾的體現。但對我而言真的是這樣嗎?我對語言產生興趣,是因為背後的說服慾蠢蠢欲動嗎?我沒這樣想過,因為我從小就沒有說話的天賦,甚至可以說是有點討厭說話,只喜歡自己一個人玩拼圖和算術。如果把年輕時的爸爸和媽媽抓到現在的時空,他們應該會驚訝於我的牙尖嘴利吧。但人生的發展就是那麼不合邏輯。高中以後,我的數學成績不再優秀,但另一方面,我開始熱衷於聽「空中英語教室」,英文漸漸成為我的拿手科目,然後又因為聽日文歌而開始自學日文。高中畢業以後,在大學聯考取得了好成績,就順理成章地進入外文系。

Read morelanguage (tw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