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的生活就是精神的修練場

最近準備開始用19號瓶(紅/紫)。瓶子叫「生活在物質世界」(Living in the Material World),剛好是瑪丹娜「Material Girl」這首歌的歌詞。說人「拜金」難免有貶義,但這裡取的是正面的意思:頂著一副肉身活在物質世界裡,一定要腳踏實地。紅色代表物質性,對應海底輪;紫色代表精神性,對應頂輪。在這個瓶子裡,倒是紅色在上、紫色在下,顛倒過來了,所以精神性的發展有被物質生活牽制的感覺。但換個角度來說,也表示現在是該「入世修道」,平凡的生活就是精神的修練場。

Read more平凡的生活就是精神的修練場

吊人與12號瓶

今天開始用12號瓶:「新時代的和平」。

12號在塔羅牌裡是「吊人」,通常不會當成一張很好的牌,有受限、等待、犧牲、隱遁的感覺。但奧修禪卡這張「新的洞見」(new vision)並沒有被倒吊的人,而是畫成一個趴在地上的人,還有一個從中飛升出來的人,呈現物質性和精神性的對比。物質/現實上受限的情況,有可能是讓人向內看、在精神方面成長的機會。

Read more吊人與12號瓶

螞蟻與蟋蟀何干?

伊索寓言有個螞蟻與蟋蟀的故事,說螞蟻每天都努力儲糧準備過冬,蟋蟀卻只顧著唱歌,還嘲笑螞蟻不懂得享受人生。到了冬天,螞蟻靠儲糧安穩度過冬天,蟋蟀只能向螞蟻討食物來吃。這則故事的寓意不言可喻:物質匱乏的危機永遠存在,所以應該一直努力工作,犧牲一時的快樂也無所謂。

噢,我只覺得這真是了不起的教育(洗腦?),都已經過了上千年,這種觀念還一直形塑著全體人類的行為。螞蟻和蟋蟀都只是照著生物本能在行事,螞蟻要活好幾年,蟋蟀卻很難活過一年,一個儲糧一個不儲糧,根本沒有誰對誰錯,做的都是對自己而言合理的行為。同樣地,也沒有人會要求螞蟻去學唱歌。寓言故事的目的並不在提供正確的生物教育,而是推銷工作重於享樂的價值觀,螞蟻是代言人,蟋蟀是壞榜樣,兩者本質上的差異對作者而言並不重要。反正蟋蟀就是死有餘辜,學螞蟻就對了。

這種宣教式的寓言在古代或許有其道理,但對於高度個人化的現代社會而言,這種教育顯得有點陳腐。現代人多少都認知到每個人有各自的個性和生命目標,也因此造就了不同的生活型態。雖然社會仍然在教育我們怎樣的人生才算成功(例如「五子登科」:房子、車子、銀子、妻子、孩子),但對於人類個體差異的認知也是同時存在的。這種感覺就像很多人寧願當螞蟻,但也有人天生是蟋蟀,或者其他各式各樣的物種,雖然我們總會忍不住批判那些「異類」,但我們知道每個人都過著自己選擇的人生,其實沒什麼好批評的。比起那些認真當個異類的人,硬逼自己迎合社會價值觀的人還比較痛苦呢,就像隻不允許自己唱歌的蟋蟀一樣。

tsubaki

最近電視上狂打TSUBAKI洗髮精的廣告,多版本廣告和代言人海戰術讓人想不留下印象都不行。受到廣告的影響,再加上我的慫恿,讓我妹忍痛買下價錢比別人貴的TSUBAKI潤髮乳。洗後感覺出乎意料地清爽,甚至讓人懷疑這潤髮乳到底有沒有用,但吹乾之後發現頭髮既輕盈又有光澤,這才知道它的熱賣不只是因為廣告的關係。

和競爭品牌ASIENCE一樣,TSUBAKI訴求的也是身為東方女性的自覺,和美髮時奢華的感受。想到這裡,我忽然覺得很奇怪,為什麼男性的清潔用品訴求的都是「清新暢快」而不是「享受」呢?雖然我也覺得自己身為男性,好像有點太注重享受了,尤其是對香氛之類的,舉凡沐浴乳、香水、線香都是我搜括的目標,可能是月亮金牛的個性沒發揮在美食方面,就另尋出路?

但我還是認為,不分性別,每個人都應該好好享受生活,而物質生活就是可以著手的一部分。尤其對我這種壓力大的研究生而言,洗澡是一天當中唯一可以放鬆的時刻,所以我特別重視清潔用品的選擇。但是,就算我很喜歡我妹買的潤髮乳,要我拿著它去結帳還是感覺怪怪的。畢竟女性還是這類產品的主要消費族群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