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純的近況報告

這次打破了近期每週一次的發表頻率,拖到快兩個禮拜才寫這篇文章。最近比較少寫唱片評論,是因為我住的地方不太適合專心聽音樂,買的新唱片也不多。至於書評,其實我一直有添購新書,最近也讀完一本叫「物理屬於相愛的人」的翻譯小說,詞藻是挺華麗的,但我很難接受那看似什麼也沒發生的結尾,所以雖然連書評的題目都想好了,但最後還是不想勉強自己硬寫個東西出來。目前在讀香港小說家西西的詩集,某些極為直白的詩是我的菜,但最快也要到六月底才能和大家分享讀完以後的心得。

說到詩,上次發表了一首名為「一面之緣」的詩,我刻意完全不介紹它的來歷和主題,結果就和其他許多作品一樣,自己一個人孤伶伶地站著,所以也藉著這個機會說明一下。最近我開始體會到,要深入一段關係有多麼困難,必須捨棄自己對他人的期望、預測和偏見,才能達成完美的和諧,在這之前總少不了內心的混亂和陣痛。那天我忽然想要歌頌旁觀與想像的美好,覺得很膚淺地看待某些人事物也沒什麼不好的,就寫了這樣的東西。對一個人缺乏深入的了解,到底是好事還是壞事?這首詩的姿態多少有點自我矛盾吧。

最後,我想要很簡短地交代龍舟賽的事。我們在分組預賽中就被淘汰了,當然也沒什麼決賽,所以還沒中午就打道回府了。三場預賽只贏了一場,每次比賽的差距都很大,所以勝負和我這個奪標手沒什麼關係,我只是做好份內的工作,讓計時人員好辦事而已。當初練習的時候,有人因為疲憊而說出「乾脆一開始就被淘汰」這種喪氣話,這下順了他們的意,不知道該高興還是難過?

奪標手

從上禮拜開始,我們這裡的替代役男開始為龍舟比賽做實地練習了。在這之前,我們每天都去國小操場跑個幾圈,又稍微做一點伏地挺身和仰臥起坐,但這樣的練習量顯然不夠,因為在水裡划不到一個小時的槳就讓人想投降了,運動量完全不是輕鬆愉快的操場練習可以比擬的。不過,我也只在第一次練習拿過槳,因為其他替代役男希望我去奪標(是因為身材瘦,柔軟度又好嗎?)。本來教練不是很中意我當奪標手,因為我身高並不特別高,又不太會游泳,但他挑的另外兩個人又不喜歡坐在龍頭上的感覺,所以最後還是確定由我擔任這個重要的工作。雖然說是重要的工作(如果沒奪到標,船就等於白划了),但坐在龍頭上實在感覺有點孤獨,因為負責划船的人看不到我努力用雙腿夾住龍頭、用腰力撐住前傾的上半身的樣子,反而還會說我什麼事都不用做。他們划個不停確實很辛苦,但既然沒坐過船頭,又怎麼能隨便抹煞我的努力呢?

Read more奪標手

小小的旅行

每個週末都回家報到實在不是我的作風,所以我現在還是保持念書時的習慣,隔週回家一次。這禮拜不回家,但留在宿舍就得和有點討厭的室友(剛好他這個週末值班)大眼瞪小眼了,所以我得另外找地方去。地點是隨便決定的,從台鐵山線的小站裡選擇了苗栗縣的銅鑼,稍微研究了一下,發現火車站離主要的觀光區蠻遠的,只有銅鑼公園可以走路去。我並不在意「旅行」的內容沒什麼營養,就只是想去一個陌生的地方走走而已,所以沒想太多,昨天決定,今天就去了。

Read more小小的旅行

日記

自從上禮拜一開始接受替代役專訓,我就開始寫日記了。所謂「日記」並不是指部落格,而是手寫的日記。考上研究所之前,我寫過一年的日記,那時候對自己的未來有點困惑,而且是即將面臨改變的時期,我就寫日記記錄下來。印象中,前半部大部分都是說自己那天念了多少書、上了什麼課、上班的情形如何,但也有少數的亮點,例如去美術館看展覽的心得、去紅樹林和故宮等等沒去過的地方探險之類的。後半部則是上研究所以後的新經驗,例如準備報告論文、做語音學實驗,還有和新同學交往的情形。這一年也是我開始使用Aura-Soma產品的里程碑,從我對一些事情的看法可以發現心境上的成長,連帶也使我和新同學的相處變得比較輕鬆自然。

Read more日記

替代役專訓第一週

上禮拜說到離開成功嶺,可能有人感覺像是離開了地獄(我懷疑在地獄裡可不可以上課打瞌睡),而接下來就是專業訓練了。接受環保役專業訓練的第一個禮拜,我就深刻體會到環保人員訓練所的食宿安排和成功嶺比起來多麼用心……但我能透露的只有這樣,因為環訓所的學長不希望學員大肆張揚這方面的細節,這樣比較不會造成麻煩。

Read more替代役專訓第一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