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毀滅文明的人性實驗:《盲目》

《學習年代》第2章討論用書:薩拉馬戈《盲目》

我仍然服膺董啟章在著作中不斷複述的小說道德觀,也就是作家要慎防作品成為「自我的文學」,不讓自我在小說世界的建構中為所欲為。所以我在讀《盲目》的時候,立刻警覺到作者擁有的絕對優勢:他的觀點是接近全知的,他能在需要的時候任意描寫特定角色的想法,還對一切事物即時作出評論,更別提完全不合常理的高度傳染性失明症了。但我轉念一想,作者的霸權在此只是為了遂行一場毀滅文明的人性實驗,為此他必須使現有的文明體系完全失效,並且有資格剖析人性在這種情況下呈現的各種狀態,而他也確實達成目的了。他的手段是恣意的,但成品是警世的。

Read more一場毀滅文明的人性實驗:《盲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