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 – soundscape

Zolloc

看到「Zolloc」這個人的作品,他的作品裡有很多手、腳、頭等等人體的部位,用一種會引發密集恐懼症的方式呈現,好像很輕柔卻又不舒服地挑動身體的感官錯覺。

我想,我可以用他選擇的顏色來解釋這樣的表現手法。他大量使用珊瑚色,尤其是中間色調的珊瑚粉紅,也有一些比較強烈的純珊瑚色。珊瑚色比起紅色/粉紅色偏橘一些。在Aura-Soma體系裡,珊瑚色代表一種很敏感的愛:我想愛你又怕傷害你、想被愛又怕被你傷害──我們應該用什麼方式愛彼此,才能和諧共存呢?珊瑚色想達到的終極目標,就是一種共好的「愛的智慧」。很有趣的是,他也經常使用和珊瑚色相反的藍綠色。藍綠色是心的溝通、超越語言表面的溝通,也代表在群體之中尋求個體性。在群體中彼此依存(珊瑚色)的同時,也需要用心展現個體的獨特(藍綠色),這中間的尺度該怎麼拿捏,正是新時代的人際關係微妙之處。

facebook原文

從公共領域到愛與寬恕

《學習年代》第10章討論用書:阿倫特《人的條件》

阿倫特的這本書在《學習年代》裡佔了兩章的篇幅,足見其理論在書中扮演的重要角色。相較於之前對重建公共領域的集中討論,這一章把重點轉移到愛與寬恕。阿倫特在《人的條件》中提到,「行動」的本質在於其不可預測性,它的發生不可預測,造成的後續行動也不可預測。為了彌補這種不可預測性可能造成的傷害,阿倫特強調寬恕的重要,而寬恕又來自無條件的愛。無條件的愛只在乎對象本身,而不在乎對象的行為。也就是說,公共領域的行動需要每個個人之間的愛來調劑。雖然這些討論在阿倫特的書中只佔一小部分,但這本小說總是嘗試將理論套用到人際互動層面,自然不會放過這個借題發揮的機會。

Read more從公共領域到愛與寬恕

替代役新訓過了一週

才過了一個禮拜就要寫新訓過了三分之一的感想,感覺時間過得真快(雖然在成功嶺並不這麼覺得),也覺得身為新訓期間縮短的第一批役男真是幸運。訓練期間辛苦的事太多了:吃飯規矩一堆(腰桿打直、眼睛平視前方、以碗就口、不准刮餐盤、菜渣和各種餐具要分別傳給指定的人……)、進浴室才沖了一陣子的水就被趕、出門集合就準備對齊踏步唱軍歌呼口號答數……歷屆學長總是會提到,我想我就不必增加情緒垃圾了。我當然覺得這些事不輕鬆,但我在成功嶺最大的收穫其實是對別人的好意心存感激。

Read more替代役新訓過了一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