遲來的勞動

昨天去新竹交老師要的檔案,我的助理生涯可以說正式結束了。(據說,因為我的助理薪資領到去年十二月,才讓兵役課的人誤以為我還在念書,等到現在才徵召……)研究所的同學也順便辦了一次聚餐,應該可以說是歡送會吧,去火鍋店吃飯,雖然因為吃了冰淇淋所以肚子不太舒服,不過能看到以前的同學還是感覺很滿足。

Read more遲來的勞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