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 – soundscape

關於基督教的神與邪惡的隔絕(摘文)

「〔基督教〕三位一體的神在神學上是完全的神,和具有邪惡部分的人類之間具有完全的隔絕性。這種神的形象裡面完全沒有邪惡的存在,但是對於我們這些經常接觸人類脆弱和邪惡面的心理治療師來說,會因為這種神的形象太過完美而無法承受。事實上,對於和各種人接觸的我們來說,有時必須先肯定人有邪惡的一面,才有可能真正展開治療。肯定其存在並不代表接受它,而是試著從善惡的長期糾葛中,找出一條統合的道路。……神學家口中的神,毫無疑問是絕對完美的神,只是這種形象對於身處地獄中的人們並沒有效用。」

— 河合隼雄《日本人的傳說與心靈》

不圓滿的告別,不被定義的可能

董啟章的「自然史」系列從第一部《天工開物.栩栩如真》以來,似乎每部作品的第12章都特別短促,書中建立的系統也都會完全破滅。雖然早該習慣了這種通常稱為「爛尾」的感覺,雖然我知道這是刻意的、早有預謀的──但這次我開始覺得有點膩了。我注意的反而是日本搖滾樂團「東京事變」的解散。開始寫這篇文章的時候,他們剛結束2月29日的告別演唱會。雖然不知道他們以前的經歷是否能和《學習年代》對應,但他們不按牌理出牌的解散過程似乎可以用這一章介紹的「晚期風格」理論來解釋。

Read more不圓滿的告別,不被定義的可能

words

這次換完版頭,卻很久沒有寫新文章,其實是因為論文的關係。我本來的計劃是不管怎樣都要在七月把論文趕完,但一直寫得不怎麼順利。眼看繳交論文的期限慢慢逼近,更是憂鬱得不知道怎麼寫下去,就連拍照用的畢業服都不想租。

Read morewor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