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圓滿的告別,不被定義的可能

董啟章的「自然史」系列從第一部《天工開物.栩栩如真》以來,似乎每部作品的第12章都特別短促,書中建立的系統也都會完全破滅。雖然早該習慣了這種通常稱為「爛尾」的感覺,雖然我知道這是刻意的、早有預謀的──但這次我開始覺得有點膩了。我注意的反而是日本搖滾樂團「東京事變」的解散。開始寫這篇文章的時候,他們剛結束2月29日的告別演唱會。雖然不知道他們以前的經歷是否能和《學習年代》對應,但他們不按牌理出牌的解散過程似乎可以用這一章介紹的「晚期風格」理論來解釋。

Read more不圓滿的告別,不被定義的可能

小小的旅行

每個週末都回家報到實在不是我的作風,所以我現在還是保持念書時的習慣,隔週回家一次。這禮拜不回家,但留在宿舍就得和有點討厭的室友(剛好他這個週末值班)大眼瞪小眼了,所以我得另外找地方去。地點是隨便決定的,從台鐵山線的小站裡選擇了苗栗縣的銅鑼,稍微研究了一下,發現火車站離主要的觀光區蠻遠的,只有銅鑼公園可以走路去。我並不在意「旅行」的內容沒什麼營養,就只是想去一個陌生的地方走走而已,所以沒想太多,昨天決定,今天就去了。

Read more小小的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