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行者

在網路上瀏覽的時候,因為偶然看到有人推薦電影主題曲,所以在KKTV找到《送行者:禮儀師的樂章》這部電影來看。因為是關於身後事的電影,所以哭好幾次是在預料中。除了主角從不諒解外遇離家的爸爸到最後接受的主線劇情以外,中間也穿插一些不知名角色的遺體處理的片段,看到有些家人對於往生者度過的人生有了不同的看法,覺得非常感動。就算在生前不能和解,但對方死後還是可以隨時重寫記憶中的故事。我想這就是一部關於和過去和解的電影吧。

facebook原文

閱讀新聞:為什麼別人討厭「自由派菁英」

I finally stepped out of my progressive bubble—and now I understand why people hate “the liberal elite”

自己在 Facebook 上看到的一面倒言論,為什麼變成政治反指標?這篇是個義大利人寫的,她說她自己是傾向 liberal 的,她的網友也都是。但這次義大利公投,她研究提案內容之後,決定投「反對」,使她能夠站在另一方觀察自己人。她的朋友發出的訊息,比較多是嘲笑那些立場不同的人,說他們一定是搞不清楚狀況才投「反對」,言詞中帶著優越感,沒有要和非我族類討論的意思。在這種氣氛中,她覺得自己也不太想理會朋友們的意見了。

雖然保守派,或者不管什麼派,都有可能出現這種「我說了算,別人反對是別人的問題」的自我隔絕現象,但我想,我們不要急著說「他們也好不到哪裡去啊!」如果不分青紅皂白,把任何立場不同的人都推開,就沒有任何溝通、和解的可能了。我想要分享的,其實是最後一段說的:unless we are able to start learning how to talk to people unlike us, we’ll likely keep losing.(除非我們能開始學習和不同於我們的人說話,不然我們很可能繼續輸下去。)

我們說的每句話,是真心想要打動別人的心嗎?

阿公走了,在一個美麗的日子裡

我的阿公在上上禮拜日(3月17日)過世了。我本來不打算在網路上說的,總覺得這是很私人的事,別人可以試圖安慰,但真正的感受只有自己才曉得。不過,情緒總要找個出口,文字又是我最重要的表達工具之一,所以還是決定寫這篇文章,幫自己整理想法。

Read more阿公走了,在一個美麗的日子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