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著接受別人的「錯」

活在這個世界上,對於自己以外的人,總是有點不順眼。例如在餐廳看到用手機大聲播放連續劇的人、佔用座位很久的人,我總會希望他們趕快走開。不過,最近除了抗拒感以外,也常常覺得在另一個層面,我其實對他們的行為沒有什麼感覺,他們怎麼做和我無關;有一部分的我覺得抗拒,是因為某些現象不符合特定的社會行為準則,而感覺不舒服。

我以為自己已經完全相信大家應該「做自己」,不要理會社會規範,但實際上我似乎還是感覺待在規範裡比較舒服,甚至希望有人可以維護這些規範。

Read more試著接受別人的「錯」

關於接納與自己不同的人(摘文)

「當你真心聆聽別人,聽他們的看法、觀點,聽他們談自己的生命經驗,聊自己最近關注什麼,無論他們的看法一開始聽來多挑釁、多奇怪、多極端、多荒謬,你最後總能從他們的話中找到某些真實。這不表示你同意他們,不表示你縱容他們的行為,更不表示他們就成了你每週末都會一起去喝杯啤酒的好朋友。那只表示你找到他們話中閃閃發光的真實,同時,那也是衝突的結束。不管我多不同意他們,不管他們多想摧毀我(我的形象),我從沒遇過我溝通不了的人。因為認知到自己的本質,所以我了解在最深的層次上,沒有任何想法、感覺、情緒不是我,就像沒有一道浪不是海,而那正是我們之所以能和任何人連結的原因,就算那人看來遙不可及。就像哲學家肯恩.威爾柏說的:『沒有任何人能製造百分之百的錯誤——沒有人聰明到可以每次都會錯。』

「沒有你想得到而我卻想不到的事。沒有你感覺得到而我卻感覺不到的事。你與我並沒有根本上的不同,因為那是不可能的事。所有的人類意識都流經我們,所以我們總能在某個地方相遇——雖然要花點時間才找得到。」

-Jeff Foster “The Deepest Acceptance”

facebook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