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ndscape – 頁面 3 – 音.癡

沒唱盤機卻預購了黑膠唱片

網路預購 DJ KRUSH 最新專輯的特別黑膠版本,發現原來會在結帳的時候直接給音檔下載連結,第一次體驗,覺得很新奇。為何我明明沒唱盤機卻要買黑膠版本呢,其實是因為原版的封面太可怕了,我自認沒有密集恐懼症,但那整體的感覺實在不舒服。我都要付錢買實體了,又何必用醜封面折磨自己。

現在又想到這個特別版是國外發行的,該不會沒歌詞吧……但是相較之下,還是有好看的封面比較重要。

facebook原文

2018.07.22回顧:
後來一直等了五個月後,我發現開始有人收到了,我寫信問發行公司Gamma Proforma什麼時候送到,他們才把唱片寄出。我發現這是一家狀況有問題的公司,即使他們很風光地發行DJ KRUSH的唱片,又請他到英國表演,卻用預訂量太多的理由一直拖延唱片發行日期,後來甚至在ig發出疑似意味著即將倒閉的文字。在那之後不久,竟然就真的關了。或許他們(或者只有一個人?)從一開始就沒有能力,也不應該吃下這檔業務吧。

Psyence Fiction

最近火星、太陽都進了巨蟹座,今天月亮也進來了,大概很適合聽一些表現內心陰暗面的音樂,結果看到的就是一直說要眾籌重發,但還是沒動作的這張專輯。當時(1998年)trip-hop 是最潮的顯學,大概也受到世紀末的氣氛影響,各家藝人都忍不住故弄玄虛一番。這張專輯又請許多當紅搖滾樂團主唱來客串,來個 hip-hop + alternative rock 的混搭,有些人不吃這套,但我覺得兩個同樣可以很陰暗的領域搭在一起,其實挺配的,雖然聽完以後覺得曾經的世紀末好像還是太遙遠了。

這張專輯,最精彩的當然還是 DJ Shadow 混合各種材料的 sampling 功力。對我來說,還有當時錄音那種髒髒的、太過飽和的感覺……雖然以現在的標準而言,聲音聽起來不夠乾淨,但也代表著那個時代的氣氛。

facebook原文

保見團地紀錄片

日本的「保見團地」(團地是一種密集廉價住宅開發區),以南美人口眾多著名,當然也發生過本國人和外國人之間的對立衝突,彷彿外國租界這點也常成為揶揄的對象。不過,有位攝影師試著和當地的南美人交流,用影像記錄他們的生活,在影片裡可以看到他們的飲食、音樂創作和派對文化等等。看了這支影片,就算說不上對外國人改觀,但至少可以了解,其實不管是誰,都一樣認真過著自己的生活,彼此在本質上沒有太大的不同,隔閡感只是從不敢接觸的恐懼產生的。

關於基督教的神與邪惡的隔絕(摘文)

「〔基督教〕三位一體的神在神學上是完全的神,和具有邪惡部分的人類之間具有完全的隔絕性。這種神的形象裡面完全沒有邪惡的存在,但是對於我們這些經常接觸人類脆弱和邪惡面的心理治療師來說,會因為這種神的形象太過完美而無法承受。事實上,對於和各種人接觸的我們來說,有時必須先肯定人有邪惡的一面,才有可能真正展開治療。肯定其存在並不代表接受它,而是試著從善惡的長期糾葛中,找出一條統合的道路。……神學家口中的神,毫無疑問是絕對完美的神,只是這種形象對於身處地獄中的人們並沒有效用。」

— 河合隼雄《日本人的傳說與心靈》

讀完《The Deepest Acceptance》

我有點不想讀完這本書,因為它真的減少了很多無謂的煩惱。簡單來說,這本書就如原書名「最深的接納」所說的,是徹底接納此刻的一切,不管是你想要或不想要、喜歡或不喜歡的。作者認為,我們所有慾望背後隱藏的根本需求,是在當下獲得完全的接納,感覺完全回到家,不再需要任何追求。所以,不管是追求財富、愛情、菸酒還是開悟,即使得到了,也會覺得空虛,因為只要我們還渴望藉由什麼讓自己完整,就看不到當下包含的一切就已經「完整」的事實,就會一直遠離自己的本質,一直想在未來找到完整。其實當下的一切,包括我們自己認為的好與不好,都已經被整個存在完全容許了。

這本書解決了我的一個問題,就是經常對周遭的人懷抱著厭惡感。即使是我完全不認識的人(或者就是因為不認識?),也會因為很細微的言行舉止而嫌棄他們,希望他們趕快滾出我的世界。但這本書說,即使是我最不認同的人,也一定在某個地方和我有共通點,所以不會有什麼是完全不能接受的。以我自己而言,其實長這麼大了,看事情也會有很多角度,有些是我後來認同的,有些是我過去會想、會做的。常常自己現在看不順眼的行為,根本就是我過去的寫照,如果我否定這些行為,就是否認一部分的自己。我可以笑笑地說,這些、那些也都是人性,也都是一部分的我啊!這些、那些現象一直來來去去,沒什麼好拒絕的,也根本沒得拒絕,我喜歡或者不喜歡,其實也不是最重要的。而且我還是可以覺得討厭,就連覺得各種討厭的我也是被容許的——只是轉個念頭,也開始會覺得不需要這麼累。

facebook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