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基督教的神與邪惡的隔絕(摘文)

「〔基督教〕三位一體的神在神學上是完全的神,和具有邪惡部分的人類之間具有完全的隔絕性。這種神的形象裡面完全沒有邪惡的存在,但是對於我們這些經常接觸人類脆弱和邪惡面的心理治療師來說,會因為這種神的形象太過完美而無法承受。事實上,對於和各種人接觸的我們來說,有時必須先肯定人有邪惡的一面,才有可能真正展開治療。肯定其存在並不代表接受它,而是試著從善惡的長期糾葛中,找出一條統合的道路。……神學家口中的神,毫無疑問是絕對完美的神,只是這種形象對於身處地獄中的人們並沒有效用。」

— 河合隼雄《日本人的傳說與心靈》

讀完《The Deepest Acceptance》

我有點不想讀完這本書,因為它真的減少了很多無謂的煩惱。簡單來說,這本書就如原書名「最深的接納」所說的,是徹底接納此刻的一切,不管是你想要或不想要、喜歡或不喜歡的。作者認為,我們所有慾望背後隱藏的根本需求,是在當下獲得完全的接納,感覺完全回到家,不再需要任何追求。所以,不管是追求財富、愛情、菸酒還是開悟,即使得到了,也會覺得空虛,因為只要我們還渴望藉由什麼讓自己完整,就看不到當下包含的一切就已經「完整」的事實,就會一直遠離自己的本質,一直想在未來找到完整。其實當下的一切,包括我們自己認為的好與不好,都已經被整個存在完全容許了。

這本書解決了我的一個問題,就是經常對周遭的人懷抱著厭惡感。即使是我完全不認識的人(或者就是因為不認識?),也會因為很細微的言行舉止而嫌棄他們,希望他們趕快滾出我的世界。但這本書說,即使是我最不認同的人,也一定在某個地方和我有共通點,所以不會有什麼是完全不能接受的。以我自己而言,其實長這麼大了,看事情也會有很多角度,有些是我後來認同的,有些是我過去會想、會做的。常常自己現在看不順眼的行為,根本就是我過去的寫照,如果我否定這些行為,就是否認一部分的自己。我可以笑笑地說,這些、那些也都是人性,也都是一部分的我啊!這些、那些現象一直來來去去,沒什麼好拒絕的,也根本沒得拒絕,我喜歡或者不喜歡,其實也不是最重要的。而且我還是可以覺得討厭,就連覺得各種討厭的我也是被容許的——只是轉個念頭,也開始會覺得不需要這麼累。

facebook原文

關於接納與自己不同的人(摘文)

「當你真心聆聽別人,聽他們的看法、觀點,聽他們談自己的生命經驗,聊自己最近關注什麼,無論他們的看法一開始聽來多挑釁、多奇怪、多極端、多荒謬,你最後總能從他們的話中找到某些真實。這不表示你同意他們,不表示你縱容他們的行為,更不表示他們就成了你每週末都會一起去喝杯啤酒的好朋友。那只表示你找到他們話中閃閃發光的真實,同時,那也是衝突的結束。不管我多不同意他們,不管他們多想摧毀我(我的形象),我從沒遇過我溝通不了的人。因為認知到自己的本質,所以我了解在最深的層次上,沒有任何想法、感覺、情緒不是我,就像沒有一道浪不是海,而那正是我們之所以能和任何人連結的原因,就算那人看來遙不可及。就像哲學家肯恩.威爾柏說的:『沒有任何人能製造百分之百的錯誤——沒有人聰明到可以每次都會錯。』

「沒有你想得到而我卻想不到的事。沒有你感覺得到而我卻感覺不到的事。你與我並沒有根本上的不同,因為那是不可能的事。所有的人類意識都流經我們,所以我們總能在某個地方相遇——雖然要花點時間才找得到。」

-Jeff Foster “The Deepest Acceptance”

facebook原文

轉化之旅

「如果人們活得夠久,他們會成為他們自己,但是所成為的自己並不總是合乎他們當初所想的那樣,有些甚至還會遭人迴避與鄙視。自性不是我們挑選的某樣東西,是我們被它所揀選。」 -《轉化之旅》

來到15號瓶,是下層紫色的「新時代中的服務」。以前這個瓶子叫「新時代中的治療」,其實兩個名字都沒錯,只是「治療」著重於自我療癒,「服務」則是說我們處理自己內在的課題之後,能夠依照自己的天命為世界服務。

Read more轉化之旅

日常生活中的虛構,和虛構的價值

除了假新聞、假經歷以外,其實小至每個人每天發表的生活動態,又何嘗沒有虛構的成分——把日常生活的片段套進設定好的劇本,扮演自己認同的角色,甚至刻意演出某些場面,讓自己的故事更有看頭。在這個以故事、劇情作為交流介面的人類社會,演出某種表面上的角色,和自己的內心世界保持一定的距離,或許是很正常、健康的現象。

Read more日常生活中的虛構,和虛構的價值

用無意義對抗有意義

什麼事才有意義呢?在facebook好像已經被決定好了,跟隨正確的方向,就可以多些讚、多些曝光。但是,符合社會脈絡的場景和情節反覆出現在每天的動態裡,偶爾想從中抽身的時候,就只能用「無意義」來對抗了。


今天早上的夢裡,我看到另一個自己拿出夢的「劇本」。那是我快要醒來的時候,我可以選擇起床或者繼續待在夢裡,所以我去看那份「劇本」。但即使看了,醒來以後也記不得上面寫了什麼。或許,只有忘記自己設下的局,在人生的舞台才不會演得太出戲、不會飄離人間太遠吧。

facebook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