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作 – soundscape

關於「ユニコーン」(獨角獸)

昨天半夜用日文寫詩,雖然有時候腦中想的是日文,但用日文構想一首詩倒是第一次(之前只試過中翻日)。大概對於中文太過謹慎,又不知道日文詩的評價標準在哪裡,寫起來比較不知恥,就很快。雖然其實還是有很多語言用法上的斟酌,而且第一次完成之後驚覺有錯又爬起來改……但是在那個時候,因為一開始的想法是外語,所以直接用外語寫,感覺上是適當的。

但是這要給誰看呢?這是理所當然的問題。不過,其實就算用中文寫,也有一種「這要給誰看呢?」的天書感,所以或許都一樣吧。寫東西本來就有一種對著空氣講話的感覺,說完就消失了,或許最後連我自己也忘了,但就只是一時想寫而已,不為什麼。

facebook原文

關於「化石」

作者的心情變成了化石,就是「書」吧。

-祖父江 慎,MdN 2016年7月號

化石」是我在四年的空白之後交出的最新詩作。在停筆之前,我寫了超過十年,雖然作品不多,也不曾以「詩人」的身分活動,但總是斷斷續續地寫。大約在出版社的工作開始之後,我好像失去了寫詩的題材、動機和語言。雖然也試過努力擠出什麼,但寫詩這回事,如果不是處在一種「可以寫」的狀態,就寫不好。既然沒有寫的動機,也寫不好,寫詩這件事就被我擱在一邊了。不寫,好像也不要緊。

可是,有一件事情忽然觸發了我,推動我再次使用詩的語言去創作。最近因為想看日本書籍設計鬼才祖父江慎的訪談,我買了《MdN》雜誌。而封面上的這句話,一下子就抓住了我。一開始我並不完全明白這句話和我的關係,直到寫好「化石」這首詩以後,我發現這其實是一個線索:關於我最近的學習、關於我最近的思考……關於我自己。

Read more關於「化石」

0149 化石

20160706

「希望有人找到我」
化石在地底
默默地等
凝固了過去的形體
看起來像我
就等於我嗎

很可惜

是一種執著吧
希望用正確的模樣
在正確的時間
讓願意探尋的人看見
關於我
正確的意義

但是
很可惜

那甚至不是
我曾經居住的身體
只是一些
還留戀過去的念頭
用他們的詮釋
彌補我留下的空洞

很可惜

化石還沒被找到
在我離開之後
我也還在找
關於我

birthday songs(生日詩)重新上線

作品列表:birthday songs(生日詩)系列作品回顧文章

2006年,我為研究所的同學寫了一系列「生日詩」。當時就只是把詩放在靜態網頁上,並沒有很詳細的解說,所以大家多半看不懂。或許也是因為大家天天見面,有些感覺不方便講得太清楚吧。

過了9年,我現在終於可以好好面對跟這些同學的關係了,所以寫了一些回顧感想,介紹舊部落格沒有探討過的作品。現在看起來,與其說這些詩是描述12個人的特色,倒不如說是暗示我和他們的關係,還有對他們的想像。如果沒有在這之前的密切(或不密切的)互動,就不會產生這麼有空間感(想像空間)的作品。我寫的多半不是實體性的東西,而是週遭的(在我和他們之間的)氣氛。

最後,我還想補充一些說明。之所以叫「songs」,一方面是因為這系列作品的語言比較放鬆、平順,注重念起來的流暢感,另一方面則是因為大量使用重複的語句,形成類似歌曲中的副歌一般的效果。每首詩雖然都不一樣,但也有一些共通點,讓這系列顯得非常有系統性。即使已經過了9年,我還是能充滿自信地拿出來讓大家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