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彩 – soundscape

Pantone 2017 年度色彩

忽然出現了!Pantone 2017 年度色彩「Greenery」(青枝綠葉?)(註:之後官方發布中文名稱為「草木綠」)。一個比較抽象的名字,總而言之就是代表各種綠葉的綜合印象吧。「自然」絕對是Pantone想要優先傳達的訊息。這個顏色綠中帶點黃,明度不那麼高、偏中間。綠色自然代表心情和諧,偏黃綠的成分則隱藏著對於希望的期待,還有堅韌的態度。中間色調表示渴望協調更勝過自我表現。這似乎和去年的選擇有類似的動機:在動盪不安的世界中,更需要追求平靜。

不過,和Rose Quartz & Serenity的自我療癒、內在平靜比起來,這個綠色似乎更傾向於積極面對,甚至採取行動、創造新的規律。雖然我覺得這次的選擇有點天外飛來一筆,但看起來反應還不錯,或許是因為大家多少有點忽視了這個顏色,回頭一看才更能感覺它有多麼讓人安心吧。

facebook原文

Pantone 14-0952 Spicy Mustard

Pantone 會跟著時裝展的季節選出一些最有代表性的顏色,例如今年秋冬(年初選的)就有一個是芥末黃(14-0952 spicy mustard)。這個選擇蠻準的,最近常常看到,尤其是女裝。星野源的這支 MV 不知道是很潮還是湊巧,就用了這個顏色。(他演出的日劇也用這個顏色,偷偷點綴在某些家具之類的物件,但用得很節制,因為稍微多一點就太明顯,會有點怪。)雖然他前陣子就開始用很多的黃色,但這裡的芥末黃就這麼準,是流行的色調。

Read morePantone 14-0952 Spicy Mustard

Pantone 18-3949 Dazzling Blue

Dazzling Blue | The Pantone Color for Spring 2014 on the Runways

很快又到了 Pantone 即將發表年度色彩的時候,雖然還不知道會選出什麼,但我想說說自己在過去這一年注意到的顏色。很多平價服飾的色系,忽然多了這種藍色可以選擇。通常藍色是比較安全、無聊的顏色,但這種藍感覺像是天青石的粉末,好像會發光一樣。Pantone 給的名字確實符合這個印象:dazzling blue (18-3949)。在平穩之中,又有一些新鮮、進步、堅定的感覺。在這個舊體系面臨蛻變、革新的時刻,我覺得這個顏色可以帶來一些勇氣和撫慰:在舊的事物中,發現新的可能。

Pantone 在 2014 年春季已經把 dazzling blue 選為第一名的當季流行色彩。到了今年,這個顏色的盛行,或許顯示它確實慢慢滲透到大眾的意識中了。

facebook原文

Zolloc

看到「Zolloc」這個人的作品,他的作品裡有很多手、腳、頭等等人體的部位,用一種會引發密集恐懼症的方式呈現,好像很輕柔卻又不舒服地挑動身體的感官錯覺。

我想,我可以用他選擇的顏色來解釋這樣的表現手法。他大量使用珊瑚色,尤其是中間色調的珊瑚粉紅,也有一些比較強烈的純珊瑚色。珊瑚色比起紅色/粉紅色偏橘一些。在Aura-Soma體系裡,珊瑚色代表一種很敏感的愛:我想愛你又怕傷害你、想被愛又怕被你傷害──我們應該用什麼方式愛彼此,才能和諧共存呢?珊瑚色想達到的終極目標,就是一種共好的「愛的智慧」。很有趣的是,他也經常使用和珊瑚色相反的藍綠色。藍綠色是心的溝通、超越語言表面的溝通,也代表在群體之中尋求個體性。在群體中彼此依存(珊瑚色)的同時,也需要用心展現個體的獨特(藍綠色),這中間的尺度該怎麼拿捏,正是新時代的人際關係微妙之處。

facebook原文

「Pinkie & The Blue Boy」產生的性別與色彩對應

(參考文章:https://holditnow.wordpress.com/2014/01/18/pinkie-and-the-blue-boy/

在上個世紀之前,其實藍色通常被認為是女性的顏色,粉紅色的地位則不太突出,或者被認為是紅色的附庸,理論上比較接近男性的陽剛。但是,在 1920 年代的美國,鐵路大亨 Henry Huntington 收購了《Pinkie》、《The Blue Boy》這兩幅雖然年代不同、畫家也不同,看起來卻很相稱的英國畫作,並且放在一起展示,成為當時非常流行的男女形象,也成為很多中產階級家庭的裝飾物。或許再加上消費產品製造業者的推波助瀾,使得「女生用粉紅色、男生用藍色」的印象深植人心。

或許「粉紅色=女性」的文化,其實代表女性需要一種對於自身性別的認同,而且開始懂得愛自己、接納自己(想想以前女性地位和自我價值都很卑微的年代),而男性則是開始學習平靜與包容。不過,現代的文化又開始慢慢改變,粉紅色甚至成為男裝最新的流行色彩,我們真的不需要用既定觀念限制自己的色彩選擇,因為你就是你所選擇的顏色。

facebook原文

ultramarine(群青)的歷史與意義

我發現了牛津大學一篇有點學術性的文章,提到他們如何學古人用青金石(lapis lazuli)製作傳統的群青色(ultramarine)顏料。除了青金石本身的稀有性以外,製作過程中不停研磨甚至加水磨細、分離的工夫,都讓群青色顏料既稀少又昂貴。除了用在經典的裝飾頁以外,這種顏料也經常用來畫聖母瑪莉亞身上披的外袍。

群青色可以對應到Aura-Soma的寶藍~藍色,其實上面提到的,和顏色的象徵意義有一些有趣的關聯。青金石的價值,很符合寶藍色象徵的尊貴和權威;研磨青金石,不斷分離出最純粹的顏料的過程,或許也呼應了寶藍色培養「感官清晰度」的主題。相傳古埃及女性愛用青金石做成的眼影,也可以說這個顏色讓人「看得清楚」(象徵意義上的)吧。

作為聖母瑪莉亞的代表色,也讓人聯想到藍色具有的「保護」、「養育」特性。可以說,聖母畫像之所以能帶來平靜、祥和的感覺,畫中使用的顏色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facebook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