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公投的看法

本來沒打算對投票發表什麼意見,但現在覺得還是該說一下,為什麼我對所有投票結果都看得比較淡。很多人希望投票結果證明自己的選擇是對的,但多數決的選擇就只代表多數人的認同而已,不代表具有價值觀上的絕對優越性——誰能說哪個選擇對於哪種看法而言都是對的呢?只是既然現在的方式是讓多數決定,要達到自己的目標,要嘛就是用任何方法把人拉攏到自己這邊,不然這或許不是最好的方法。總之,我接受多數人的看法就是如此這般,但我心裡有自己的判斷。

最後,希望沒看到自己理想結果的人不要喪氣,投票的結果只是讓你看到這些人和自己意見相左,但不能妨礙你過好自己的日子。如果因為這樣就失去希望,只會成為讓對手陶醉的材料而已。

facebook原文

博客來開始販賣電子書

今天博客來推出了電子書部門,看了以後,我想現在還是有太多不看電子書的理由了(價格、電子版呈現方式等等)。上google趨勢查了一下,不管是「電子書」還是「kindle」,感覺都沒戲了,沒有一開始的轟轟烈烈,我想這是因為「數位閱讀」的角色基本上已經被「看社群網站」搶走了。每天滑facebook就已經有讀了很多內容的感覺。傳統書籍的概念,不管做得多麼電子化,總是顯得不夠靈活、不夠流動,在呈現方式越來越進步的數位內容面前,其實沒有太多優勢。搞不好目前我們所知的「電子書」形式會死得比紙本還快。

facebook原文

對於中山地下書街轉手的感想

前陣子,中山地下清庫存書街轉手誠品的新聞獲得了一些關注,有些人覺得可惜(雖然我不覺得),或者藉機罵罵誠品,但最根本的理由應該就只是租金漲太多了:標案底價漲6成!純粹賣書的利潤實在不高,漲6成就是叫你別玩了吧。

租金大漲,利潤率低的業者就很難經營下去,這從東區地下街最近關閉的店鋪就看得出來。地下街終究不是永遠的低租金避風港。

facebook原文

閱讀新聞:為什麼別人討厭「自由派菁英」

I finally stepped out of my progressive bubble—and now I understand why people hate “the liberal elite”

自己在 Facebook 上看到的一面倒言論,為什麼變成政治反指標?這篇是個義大利人寫的,她說她自己是傾向 liberal 的,她的網友也都是。但這次義大利公投,她研究提案內容之後,決定投「反對」,使她能夠站在另一方觀察自己人。她的朋友發出的訊息,比較多是嘲笑那些立場不同的人,說他們一定是搞不清楚狀況才投「反對」,言詞中帶著優越感,沒有要和非我族類討論的意思。在這種氣氛中,她覺得自己也不太想理會朋友們的意見了。

雖然保守派,或者不管什麼派,都有可能出現這種「我說了算,別人反對是別人的問題」的自我隔絕現象,但我想,我們不要急著說「他們也好不到哪裡去啊!」如果不分青紅皂白,把任何立場不同的人都推開,就沒有任何溝通、和解的可能了。我想要分享的,其實是最後一段說的:unless we are able to start learning how to talk to people unlike us, we’ll likely keep losing.(除非我們能開始學習和不同於我們的人說話,不然我們很可能繼續輸下去。)

我們說的每句話,是真心想要打動別人的心嗎?

閱讀新聞:自助商店與誠實商店

一家誠實商店被偷到倒店的新聞。還有前陣子 Amazon 推出無人商店、日本 Lawson 便利商店開始採用自動結帳機台的新聞。首先,我看到的是機器人真的要取代低技能需求的服務人員了,業者想節省人事成本,不用請人結帳的美夢就要成真了,勞工連這種工作都沒得做的惡夢也要成真了。所以一樣節省人事成本但低科技的「誠實商店」倒了,真的這麼值得惋惜嗎?是它用便宜的定價回饋消費者,還是賣的東西很特別?這樣的店只是為了證明人性善良的一面而存在嗎?結果它反而證明人性中的惡是無法排除的。「善」沒有辦法單獨存在,「惡」也是一樣。

在人逐漸被機器取代的時代,業主還肯用合理的薪資和福利雇用員工,就算是一件善事了吧。

facebook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