遲來的勞動 – soundscape

遲來的勞動

昨天去新竹交老師要的檔案,我的助理生涯可以說正式結束了。(據說,因為我的助理薪資領到去年十二月,才讓兵役課的人誤以為我還在念書,等到現在才徵召……)研究所的同學也順便辦了一次聚餐,應該可以說是歡送會吧,去火鍋店吃飯,雖然因為吃了冰淇淋所以肚子不太舒服,不過能看到以前的同學還是感覺很滿足。

回到家裡,就得面對過年前的繁忙工作了。不知道從哪一年開始,我媽媽會在過年之前做甜年糕、發糕、蘿蔔糕賺外快,規模一年比一年大,現在已經到了必須全家做一個禮拜以上的程度了。其實我早在幾天前就應該幫忙的,但我硬是躲在樓上(他們在一樓做事),當作沒事發生。不過,前天晚上我妹去別人家裡留宿,昨天我去新竹、我爸又不在家,剩我媽一個人在家裡努力做蘿蔔糕,很難滿足成堆的訂單。聽說了我媽的「慘況」,再不出手幫忙就太沒人性了。因為沒有太多幫忙的經驗,所以我也只能做些雜事,像是拿碗、清洗用具之類的,不過偶爾也會幫忙削蘿蔔……我做的事大概就只有這個勉強算是辛苦,但不知道為什麼,我就是很喜歡這種機械性的工作(削兩箱蘿蔔夠機械性了吧),只要花一點時間掌握訣竅、調整做法,就可以旁若無人地一直做下去,甚至會產生很high的感覺。把時間奉獻給自己喜歡的勞動時,那種全神貫注的經驗是很特別的(肌肉痠痛就先不提了……)。

磨練要到明天才會結束。但過年辛苦的事也不止這一件……我可以下個老套的結論:就像人生!所以,不如好好享受吧。或許是因為前面有更辛苦的人擋著,我才可以這麼輕鬆地說出口吧。

發表迴響